稻田明月 | 寂寞古豪宅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10-08 16:04:01

文 | 稻田明月(蔡店)


武汉后花园,北乡重镇姚集,有条沧桑老街,遗落在繁华市井之侧、河畔山坡之上。


图:稻田明月


拾级而上,一路青石板,被岁月打磨得无棱无角,却光洁圆润,散发着幽静暗光。原本平整的青石板,被时光碾压得凸凹不平,却形散神不散,布阵于窄窄街道。


图:稻田明月


几百年来,它们不离不弃,带着温存和柔慈,守望并见证两旁鳞次栉比的商铺,随着时代兴衰起落,有明清的、民国的、还有五六十年代的……


图:晓雪


在@春天的带引下,我们一行进入了一座古豪宅。


一进门,是个正厅堂,左右各一间厢房。由于现在的房主把墙壁粉成白色,刚进来时,并没什么特别感觉。仰望上方,才发觉这三间房都有木楼。楼板和横梁皆是材质上好的原木,纹理清淅,透着质感,大气庄重而厚实。


图:稻田明月


正厅堂左侧尽角处,有一侧门。从侧门进去,是楼梯间和通往二进厅的门。


下几步凿得方方正正的石台阶,进了二厅堂,且称为内厅堂吧。内厅堂比正厅堂地势低得多,但也宽敞得多,因有一天井借光,显得豁然开朗明亮。


图:稻田明月


内厅堂左右各有两间厢房,内厅和厢房上层皆是木楼。整个架构,基本保持原状。由木楼梯上去,廊道回转,通向楼上所有房间。上楼的木窗及廊道,都临对天井,另有明瓦借光,整个楼上显得避静亮堂,自有乾坤。


图:稻田明月


内厅左侧有一后门,再下几步石台阶,便是三进厅,且称后厅堂吧。


后厅堂也有一个天井,但格局比内厅堂天井小些,光线尚好,只比内厅堂略显暗淡。后厅堂毁坏比较严重,两侧青砖墙高腰处,各有一排相对应的洞口,看来这里也应有木楼。


图:稻田明月


果然,后厅堂两侧厢房上,各有楼板,只是没有正厅堂和内厅堂上层的楼板紧密。由于转楼毁掉,近六米高的山墙上的横檁木条布瓦,看上去高朗古朴。


图:李响


后厅堂后墙正中间,是后门。门扇是厚重的原檀木制成,门扇后的木门闩,门扇前的铁拉环,门扇侧的门轴,基本完整。从打开木门的吱呀声中,似乎听见远古时光,穿越而来。


图:甘永泽


从后门出来,走几步石台阶下去,便是后院,杂木萋萋。站在后院,回首仰望这座古宅后墙,所见尽是沧桑。


图:稻田明月


高高的马头墙上,不见马头,只剩破败和苔蒿。线条分明的青砖墙体上,被粗暴地破墙开窗,犹如古典美人脸上流血的伤口。精雕细凿的门立上面,原本雅致的古色古香的门飞檐,破损得无眉无眼,尘埃堆积。


图:稻田明月


只有从地而起的七八层有棱有面、做工考究的石条作基,不屈地托起这座高大的青墙黛瓦,任凭风雨飘摇,坚如磐石。还有石基隙间的栓马环,锈迹斑斑,对着院中寂寞的小花草,静诉着曾经车马喧嚣的荣华。


图:稻田明月


总观这座古豪宅,共由三个建筑空间组成,之间以两口天井为分隔。


正厅堂功能,应该是祭祖、会客、论诗、作画之用。两侧厢房应是书房和客房。


内厅堂应是家人生活起居的活动中心。左右两侧的厢房及配房,大概是原主人的正副卧室。楼上大概是小姐丫环的处所。


后厅堂应是佣人居所及厨房。


图:稻田明月


流连于这座古豪宅的三进堂,寻觅在木楼立柱和廊栏之间,有如穿行在明清,遥望着汉唐。当远古的记忆,只能逃避于文字书画中,才能苟延着一丝喘息时;当历史的遗迹,只能在尚存的庙宇里,借助一纸薄薄的门票,才有立锥之地时,在这里,时光躲在青砖布瓦的缝隙之间,躲在天井石条的苔鲜上面,躲在楼窗的镂花丛中,躲在木门的吱呀声间,等着我风尘而至,仆仆而来。


图:稻田明月


我终是忘记了世间滚滚红尘,在身外呼啸而过,醉心于这里一砖一石,一柱一瓦。这豪华大宅,得需怎样雄才大略的人物才配居住?这三进堂重门,进出过多少风流人物?这高大的厅堂,曾经有过多少深谋远虑、运筹帷幄?有多少宗族街邻的争斗,在这里的推杯换盏中,得以化险为夷?有多少大笔买卖,在这里的烟飞笑谈中,轻松敲定?


图:稻田明月


楼板之上,经年尘灰下,应留下小姐三寸金莲芳迹,步履轻盈;临对天井楼窗的镂花上,应回荡着深闺锁阁的春怨琴曲,绕梁久久不散;床头枕边,应有倾心寓意的刺绣,寄托千丝万缕情愫;楼廊转角处,应有对堂中风流倜傥的回眸千柔、欲往还羞。


是的,厅堂之间,应有丫环煮茶端水轻盈穿插的身姿;天井旁边,应有纺车的丝丝又扣扣,织机的唧唧复唧唧;后厅堂应有佣人辛勤的劳作,后院应有车马嘶嘶……


图:稻田明月


有时真的羡慕古人,虽是马车牛耕、骡驮驴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却拥有一片完全属于自己的土地,拥有一座完全属于自己的家园。把聪明才智辛勤汗水全部倾注在这片土地,把积累的财富,全部寄存在自己的家园。这里才有固定的生活,才形成丰富的生态,才有了独特民俗。


图:甘永泽


外国学者感叹,中国历史是世界历史中,唯一源远流长,一脉相承,且无断层的文化史。的确,中国历史文化博大精深,虽有过外族入侵,中国文化却一直在顺延发展。


在不远的政治洪流中,在当今的经济浪潮下,中国历史文化,却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严峻。


图:李响


《红楼梦》中,探春说过:可知这样大族人家,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这是古人曾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


历史诚然是向前发展的。如果一个民族的整体一代人,只在历史洪流中追功逐利,看不见未来,忘记了过去,抹杀甚至毁灭自己民族的历史,那么,真的会应验探春那句话吗?


图:甘永泽


老街沧桑依旧,古豪宅寂寞如故。它们暂避于岁月的沟回,免遭时代巨轮碾压成齑粉,甚幸!它们犹如被遗弃的老人,流落于生活边缘,苦苦支撑,甚悲!古宅在,历史在。富裕的现代人,是时候还历史应有的尊严了。



本文作者稻田明月授权印象黄陂发布

关于作者  稻田明月,出生于蔡店郭岗,定居黄陂前川。


作者往期文字

稻田明月 | 绝艳离群(二)

稻田明月 | 绝艳离群(一)

稻田明月 | 把酒问故乡

稻田明月 | 问遍青山

稻田明月 | 倒贴人,倒贴人……

稻田明月 | 葫芦瓢和麸糠粉

稻田明月 | 锦里沟游思录(后记):我的乡愁

稻田明月 | 锦里沟游思录(十一):水口庙

稻田明月 | 锦里沟游思录(十):尽里沟人家

稻田明月 | 锦里沟游思录(九):寻找古村落

稻田明月 | 锦里沟游思录(八):忠孝王府

稻田明月 | 锦里沟游思录(七):古道追迹

稻田明月 | 锦里沟游思录(六):天有病家不幸

稻田明月 | 锦里沟游思录(五):失落的家园

稻田明月 | 锦里沟游思录(四):那人那家那山

稻田明月 | 锦里沟游思录(三):古老的民谣

稻田明月 | 锦里沟游思录(二):故乡的芳名

稻田明月 | 蒸在红薯中的那碗米饭

稻田明月 | 我的楚戏我的船

稻田明月 | 锦里沟游思录(一):没落的贵族

稻田明月 | 渐离渐远的年味

稻田明月 | 母亲与纺织

稻田明月 | 三妈

稻田明月 | 蔡店荣欣庙:我的小学

稻田明月 | 老姑娘


·END·

有风景  有味道  有故事

印象黄陂  品味黄陂

投稿 | 联络:23090806@qq.com

掌柜微信 | QQ同号:23090806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