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鼓|徐贤林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9-04 10:26:28

点击上方三只眼传媒可订阅哦!

欢迎您惠赐高见,编辑微信:

13834952678




  小小说    大   鼓


温州日报   徐贤林


如水月光下的古镇,恬静,祥和。有几只狗在叫,但声音懒洋洋的。圣旨门古街上的路灯散漫无光,仿佛老年人昏花的眼。街上掠过一缕初夏的风。




徐阿顺关掉电视,该上路夜巡了。古镇不需防盗,因为古镇古风尚存,古镇实施夜巡制度是最近的事。徐阿顺摘下挂在板障上的竹筒。巡夜就是从古街西首的三官亭开始沿街到东首的鼓楼走一遭,并将竹筒敲得梆梆响。说白了便是敲梆。徐阿顺抽开木门闩,吱呀,外面是如水的月光。他敲了第一声梆,有些心不在焉。他没有从《百科探秘》中完全回过神来,《百科探秘》是徐阿顺最喜欢的栏目,几乎每期必看。有人取笑他,年过半百了还想当科学家啊,他只笑了笑说,我的喜好我的喜好。这期介绍有关龙卷风的知识,主持人不动声色的语气,怎么也掩盖不住龙卷风那震撼人心,摧枯拉朽的破坏力。




圣旨门古街是条呈鲤鱼背状的街,街两旁是铺面。徐阿顺熟悉古街的每一块方块石,熟悉每间店铺的主人及经营情况。原先徐阿顺认为这条陈旧不堪的老街是古镇贫穷落后的标志,直至有一天,北京的一位老人在市县镇的一群人的簇拥下来到古街,老人竟然赖着不走了,惊呼:我没见过保存如此完整的明代古建筑群。老人说古街两旁的店铺是明代市肆的活化石。后来,古镇成为历史文化名镇,此后,古街上游客摩肩接踵。古镇成为一处旅游景点。

几百岁、风烛残年的老宅成为古镇赚钱的道具。后来,古镇成立消防队,火警夜巡队。徐阿顺被选为夜巡队队长。

梆梆梆。古镇与龙卷风无关,古镇与火患有关。古街旁有两口荷花池,其实就是防火备用的。那棵古榕于去年轰然倒下,池边的那棵古木樨花看来也撑不了多久了,徐阿顺感受到了古镇的颓败。他当上没有一分报酬的夜巡队队长,古街上的瘸子阿三当街拦住他,嘲讽道:你终于升官了,当上队长。阿顺有些尴尬,他自那年修防洪堤大会战因工作出色,“火线”入了党,数十年来连支部委员都没当过,这次却当上了这么个夜巡队长,下面管着六个人,都是些协会成员。做普通党员有何不可?我没有为党丢脸也就是了。他暗忖。

梆梆梆。乾光理发店里还亮着灯,这个乾光老头脾气古怪,用剃刀理发,用柴灶烧汤,用火钳烫发……被北京老人赞誉过后,他更是一心返古。我会小心火烛的。乾光老头苍老的声音。他耳不背。




圣旨门古街长两华里。东首的鼓楼是古镇的标志性建筑,高有六层。月光下的鼓楼显得有些朦胧。鼓楼上有一只大鼓,由生牛皮绷制。鼓楼系倭寇作乱时建,古镇逢大事擂。据说,倭寇三度“借道”古镇时大鼓擂响,古镇人杀得倭寇弃甲曳兵;日寇两次入侵古镇时擂响大鼓,古镇人逃遁山林,避过劫难;大办钢铁、造大寨田、兴修水利,大鼓擂过。最近几十年,大鼓再没擂响过,但古镇老人协会每年请工匠检修大鼓。徐阿顺竟然没有见过那只大鼓。有几次夜巡,徐阿顺萌生上鼓楼看看大鼓的念头,但这个念头转瞬即逝,因为鼓楼是古镇人心中神圣而庄严的地方。




月亮搁到了鼓楼顶上,周边染了粉金色的光晕。这是个有趣的天文现象。徐阿顺自言自语。梆梆梆。一缕缕湿湿的风吹过来。初夏的天是孩子的脸。难道会下雨?他仰望天空,天空呈暗蓝色,无一丝云彩。梆梆梆。竹筒激起的回响越发烘托出古镇静谧的夜……

从古街西首到东首半个小时,这是夜巡的规定,大约需敲竹筒六百下。徐阿顺到了圣旨门,搁在鼓楼上的月亮突然不见了,暗蓝色的天幕上只有群星闪烁。真见鬼!鼓楼后方的远空有异常现象。徐阿顺以为是错觉,揉眼一看,不错,远空有云团状的东西在滚动,伴随着一丝丝闪烁不定的亮光……是一团扭曲的蘑菇云在快速滚动……扭曲的蘑菇云朝古镇快速滚来……老天,龙卷风来了!徐阿顺失声惊叫。这是龙卷风,千真万确。《百科探秘》里的龙卷风就是这样的。徐阿顺顿时六神无主。古镇里沉睡着六千多人。到村委会叫高音喇叭?来不及了。擂大鼓,擂大鼓,也许只有大鼓才能拯救古镇里沉睡的人们了。



徐阿顺奔向鼓楼。徐阿顺一脚踹开鼓楼的大门。他在漆黑一团的鼓楼里摸索到上楼的木梯。这是一条狭窄的极为陡削的盘旋而上的木梯,周遭没有任何遮拦。快点上去,快点擂响大鼓,快点惊醒居民。咔嚓!两条梯档断裂。徐阿顺紧紧抱住梯跑,往上看,看到了,大鼓就在头顶,该死的梯档!徐阿顺施展小儿爬树的功夫往上爬……他到了搁置大鼓的阁楼,阁楼窗朝圣旨门街,硕大的鼓槌横架在鼓架上,这是面直径两米的巨鼓。徐阿顺来不及顺气,操起足有十斤重的鼓槌,重击生牛皮鼓面,嘭——!鼓声沉重而悠扬,嘭——!徐阿顺喘了一口气。




嘭!嘭!嘭!

古镇上亮起灯,古镇上一片通明灯火。居民沿着古街向古镇南侧的古操练场奔去……

嘭!嘭!嘭!

徐阿顺透过鼓楼阁楼朝街的窗口看到了涌动的人群。他没有停下手中的鼓槌。嘭嘭嘭……

灯火通明的古镇突然一黑,响起一阵惊心动魄摧枯拉朽的巨响后,一切都过去了。

溪山晚报快讯:今天凌晨古镇遭遇强陆龙卷风,古镇建筑物受损严重,人员倒无大恙,据了解,古镇人闻鼓声撤到安全地带,逃过一劫……古镇标志性建筑物鼓楼荡然无存,后古镇人在距古镇三公里处的一丘水田里发现散架的大鼓,擂鼓人徐阿顺双脚深插水田里,但仍以擂鼓姿态手持鼓槌屹立着……受灾善后在进展之中。



作者简介:徐贤林,温州人,浙江省作协会员,温州日报报业集团资深记者。二十多年来写作纪实、小说、散文,作品散见于知音、报告文学、散文、人民日报、新民晚报、青年文摘等报刊。



联系我们:

  13834952678


13834952678


  48943335@qq.com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