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遇堤后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1-16 16:15:52


第一次来到这儿

 Make A  Decision 

1.堤后咖啡



堤后


初遇


一切的开始


01



空白

堤后咖啡(后称:堤后)是坐落在堤后路114号的一栋沿街民宅中。这栋楼,它的原身是一家青旅民宿,咖啡厅是原本民宿的公共休闲区域。而我和我的小伙伴,把这块区域承包下来,作为经营场所。

     我第一次来堤后,是2016年11月底了,当时有个小团队,专门为餐饮创业者提供菜单研发,经营规划,技术培训,并且自己也正在经营一家甜品店。因为业务需求,与客户约在这里见面。

      堤后路(金洲街),一条横跨了大半个鲤城区隐藏在外围江滨路与城区中间的一条路,它往江滨路方向是一排高高的商品房,反向,是一片自建宅,就是我们泉州老城区,每家每户都是独一栋,沿街的民宅,都会把一楼作为店铺租赁或者自己经营出去,有破旧的小面馆,包子铺,小餐馆,服装店,茶叶店,随处可见经过岁月的洗礼,残留下来的锈迹斑斑,还有破旧,其他更多的还是不锈钢板的制作,和二手家具的店铺。

    我已经骑行到接近街底了,终于在这一片现代化与时代感的结合体街道里,找到了这家,与整条街格格不入,又毫无违和感的咖啡客栈。






老宅子


02

金洲街





空白

我去的时候是上午十点左右,阳光明媚到毫无寒意。门口沿街的墙上挂着四个正方形的店招“堤后客栈”,而它们顶上,一颗茂密的杨桃树越墙而出,门口停着几辆车,靠右边一个车库,停着一辆车,这时候我才放眼望去来时的方向,因为商品住宅的坐落,这个感觉不是很热闹的街道两侧,停满了小汽车,车位有限,几乎是一辆车刚走,几秒之后另一辆车又停进去。

    我看了看,就往里走,门是两扇双开,单向内的大铁门,带着以前门匠的工艺,带着一个上拱,上拱挂满了了三角梅,些许花瓣含苞待放,门柱边,种着爬山虎,沿着边墙长着,因为是冬天,只能看到些许绿。往里走,俨然一座标准80年代民宅的样子,石板铺成的小院子,靠右边一口大石缸。望了望,里面并没有什么。石缸旁的花圃,种了桂花,三色茶花。因为有些年头了,长得挺茂密。看了看之后我并没有回头,径直走了进去,入房的门是实木的门,推开时带着吱吱呀呀的门活动口摩擦的声音,一个小客厅,红地砖,几张桌椅摆着,旁边有两个柜子,基本上市面上见不到的木柜,上面放了盆不知道多久没有打理的干花。心里顿时感慨,这里大部分东西的年头,比我快奔三的年纪还大了。一台不到十寸大的黑白电视机,就放在桌上,上面带着厚厚的灰尘,我靠近看了一会儿便上楼了,从右边的入口进去,看到了窄窄的楼道,两个人刚好可以侧身而过的样子,扶手是红木色的木扶手,虽然有些年代了,但是摸着还挺舒服,大理石台阶确实是耐用,虽然旧,久,踩着感觉挺踏实的。上了半层,看到了用芦苇帘子装饰的窗口,墙被涂成暗红色。





老宅子


重点


内部


03



空白

我几秒就到达二层了,看了一会儿,我决定走近一个没有门的小客厅里,依旧是红地砖,白粉墙,小厅里两张长沙发,一张两平大的桌子,沙发上躺着一个戴眼镜理平头的人正在睡觉,环顾了一下,三张特别特别久远的木质桌子,一向比较新的上面放着个“图书漂流”的金色牌匾。小厅里有一些图书,被散落在各个能放东西的地方上。有一扇门,和楼下的木门一样,带着木质门闩半开着。“应该从这里进去吧”我心里想着。

   睡着的人,并没有因为我的到来醒过来,我轻手轻的走了过去,我伸手轻轻的拉开,吱吱呀呀的声音立马欢快地响起。我捂脸“果然会有这声”。我转过头看了下在睡觉的人,他也看着我,几秒钟之后,他翻了个身,接着睡了。我拉开门,走了进去,这应该是一个二楼的阳台,接着往里走,一片大致有六七十平米的空间,用钢结构和玻璃围建出来,算是个大大的玻璃房,这里原本应该是个大的露台。有点惊讶,惊讶于,做这个的人的别出心裁。原本的露台,变成了一个独立空间的休闲区域。右边的一堵墙上挂着一副投影屏幕,,不远处的顶部垂着一台投影仪,右边往里,是一个水吧,几个人正围着一台咖啡机做着咖啡,应该是在学习培训,独立空间的正中间有两张木质木色长桌,竖向摆着,可以坐八个人。此时,正坐在那儿的正是我约见的客户。

  接下来,就是流程化的对话了,一会儿,我们敲定了这个单子,接下来闲聊了一会儿,我准备走了,因为我们中午都没空,所以我们并没有约午饭。我起身时,坐在角落的一个人站了起来,是个高个儿的男性,留着个短版的道明寺发型,伸了个懒腰,接着看着我笑了笑说“走啦?多坐会儿?”。说完,他径直走进吧台,给我们两个人倒了杯水。然后坐着,我们聊了一会儿,我才知道眼前这个高个子,是这里的老板。





应该还会来


04



  临走前,我请他抽了一根烟,他犹豫了一下,傻笑着接了过去,我笑了笑挥手道别。

  我推开木门,吱吱呀呀的声音又发了出来,我小心翼翼地看了看沙发,发现那个人已经不在睡觉了,正坐着看着手机。我放心的把门推开,他转头看着我笑了笑,我回了他一个微笑,挥了挥手道别。

  走到楼梯口,余光瞟到一抹白,低头一看,一只白猫正看着我。我弯腰准备摸它,它喵的一声跑向咖啡厅方向,我回头望了望,这是我今天来这里第一次回头,我望着咖啡厅方向看了看,确定不会再看见它了,我走下楼。

走出这栋楼,院子里的地板上,散落着几颗熟透了的杨桃,我向上望了望这颗茂密的杨桃树,二层楼那么高,葱葱郁郁的,散射着太阳光。

  向左看了看,一个上了年纪的阿婆正坐在那儿晒着太阳,发现我正在看她,她转头笑着看了看我,我也笑着说“阿婆好”,她点了点头。

  门的左边,有个小花圃,种着不知道什么的绿植,走出门头,往上看了看,还是我进门时的那一片三角梅,骑上车,我第二次回头,看了看堤后咖啡。

我应该还会过来吧......



未完

原创


长按关注我们~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