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乐手到花艺师,这些你没见过的花姿,来自日本最有名的花艺师东信康仁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1-13 11:05:09


BGM:On And On-The Score


极具张力和冲击性的花艺设计,可能会受到很多人的不解。但面对即将凋零的花朵赋予其第二次生命,表达自己对于植物的热忱之心,可以不推崇,但不否认的确极具观赏性。




- 一颗匠心-


本文转自东方手艺人(ID:shouyiren2050)

已获得其授权


“我经常在思索如何发掘出,

植物和花的新的一面和它们潜在的魅力,

并将它们表现出来以提高它们的价值。

从以前到现在,

今后也将是我不变的使命。”

- - 东信康仁



东信康仁,

1974年生于日本福冈地区,

他在成为一名艺术家之前,

曾经是一支摇滚乐队的吉他手。

难得可贵的是,

在开始花艺创作的职业化生涯中,

他将对于音乐情感理解,

自然融入到了插花造型艺术作品中。


(请在wifi下观看,流量党随意)


从乐手到花艺师,

再到艺术家的进阶过程中,

他让我们看到了:

天然取材与刻意造景相互碰撞擦出的生动形态,

用一种强烈且灵动的造型艺术,

来充分诠释内心对于热衷事物的情感表达。

很显然,东信康仁,

他做到了,而且非常精彩!




2005年

东信康仁放下了吉他,

开始插花艺术家的生涯。

创建了名为 ——

“Azuma Makoto Kaju Kenkyusho”

的花树研究所。

其后,在全球范围内开展艺术活动,

探索花卉与植物的无穷艺术魅力。



每枝花都是一个生命,

我们所在做的正是在谱写它们的生命轨迹,

这个也是我所奉行的信仰,

我们正在从大自然母亲的手中来接管它们的生活,

冷冽的不锈钢台面与层架,

摆放着整理好的自然植物们,

在空间中自由绽放姿态。




可能这听起来有点无情,

但是我所追求正是

通过接管它们的生命来创造另一个生命。

正是因为这样,

使得我带着虔诚和严肃的心态,

来对待我的事业。



黑色的工作服,让花艺家失去色彩,

空间同时也退居于后。

如今作为花艺师的他,

所绘制的草图总是透露出某种神秘色彩。




2013年,

注定是东信康仁浓墨重彩的一笔,

东信的作品 Bottle Flower Tree大放异彩,

走进大众的视线。



不同色彩的撞击重叠融合,

在同一个拥簇的空间里,

使人似乎感觉到花的挣扎。



一个瓶中花似乎不会那么惊艳,

当成千上万的瓶中,

花堆叠成一个花瓶树的时候,

你是否跟我一样,

想这个设计师到底是多么鬼才,

才能有这样设计。



花草植物在他手中看起来更像是在实验,

通过与不同素材的结合,

来寻找更多的可能性与生命力。

这其中尤以“瓶中花(Bottle Flower)”

系列与“植物雕塑(Botanical Sculpture)”

系列最有代表性。




2015作品 -“冰花”,

就是利用冰封将美丽别致地展示。

花卉形态可随冰块融化而褪变,

植物的天然与结晶的冰冷形态互相叫嚣着,

同时亦以冰笼中鲜花姿仪完美剖析,

唤起作为观赏者的我强烈的孤独感,

拷问的手段不断升级。



普通人与设计师的区别往往在于发现,

设计师往往能够从生活中的细节中发现闪光点,

能够在生命最后一刻发现美丽,

就像东信康仁在不断折磨着植物中绽放,

本身平凡的物品在他的眼里也许就是不平凡。



冰与光将花朵的脉络肌理映衬得格外清晰,

冰体中的气孔与冻结的波纹,

又仿佛这些被冻结的花草,

还能够在另一个世界里呼吸、生长。



植物的天然与,

结晶的冰冷形态互相叫嚣着,

冰笼中完美剖析的鲜花姿仪,

唤起了观赏者强烈的孤独感。



当然东信康仁不

仅仅会是个折磨的花艺师,

其为 DriesVan Noten 跨界作设计的花之视觉,

空间与复杂到,

让人眼花的花卉图案融合的恰到好处。



东信还是很多奢侈品牌喜爱的合作对象,

赋予生活中的植物美学独特的魅力。



他的作品从极致张扬,

到极致简朴都游刃有余,

几乎完美契合了各种服装配饰和精致甜点。



而且每一次的合作,

他都试图去发现独特又神秘的内在力量,

从而提升花卉植物的价值。



东信康仁把花卉与植物中,

所有的非凡的、高贵的、

神秘的元素特质都揭示出来,

发掘它们另类的一面,

以“让它们说话”的精神来对待它们,

将花卉与植物提升到艺术品的高度。



最为世界所赞叹的是,

从2005年开始,

他带着一株名为“Shiki”的松树,

走遍了美国、欧洲、亚洲和南美。

他为这株约90厘米高的松树,

做了一个前后1.5米的钢框架,

使它悬空。




飞上太空,

下到深海,

见过冰川,

傲立沙漠,

这是一颗震人心魄的松树。




东信康仁让我们看到,

在残酷的“自然环境”中,

海拔3万米高空以及零下50摄氏度,

植物进化变成了外星生命。



因为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魅力,

所以每天都在重复着。

一天不创作花艺都觉得心神不宁。

就跟念经似的,这样类似祈祷的东西,

能让我的花朵通过作品得到不朽。




- 这些文章错过了会可惜哦 -


横渡长江、开辟“空中花园”......她年过半百,却活出了女人最好的模样!

吃肉的植物...们

盛夏想逃离钢筋水泥?在家就够了!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