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悟社会系列2:熊孩子的错还是熊家长的错?

二、熊孩子的错还是熊家长的错?--致每位疼爱孩子的父母

 

都德的短篇小说《最后一课》,影响了无数人。但我印象中最深刻的一课,发生在小学四年级。作为典型的“熊孩子”,我的胆量超越智商,偷了家里的钱还被班主任知道了,那个短发中年妇女,在讲台上揪着我的头发,狠狠晃动,恨铁不成钢的嘶吼着:“你说啊,你说啊,你怎么不说话了!”,我那时候已经彻底懵逼了,不敢想象,一个大家眼中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今后该如何做人。我感觉,心灵受到暴击一万点,但我并不恨老师。

是的,我一直以来,对于老师体罚学生,并不反感,因为我是体罚教育的受益者。我一直是那种聪明的熊孩子,从入学起,成绩基本都第一,但我聪明过剩,精力过头,从小会偷、会打、会骗、还会耍流氓。如果按照正常轨迹发展,我现在可能是社会上某个以狡诈处世的奸商,或者是个老混混,但不幸的是,我成了公务员。

我之所以会讲这个故事,是想说明:即便是像我这么聪明伶俐的学生,也是“熊”过的。不要怪孩子“熊”,孩子没有不“熊”的,无知、好奇本就是孩子的本能,这是天性;生活中,没有真正的“熊”孩子,只有真正的“熊”大人,孩子“熊”的根源原自大人的肯定,上梁不正下梁歪,没有底线的溺爱造就了没有底线的“熊”孩子,这是人性。教育,就是在天性和人性之中,寻取一种平衡。

近年来,关于“熊”孩子的新闻屡见不鲜,之所以会让我想起来写这个话题,只是因为刚看到的这个让我心里冷飕飕的事例:中秋节的时候我嫂子怀孕四个多月,我们两个站在客厅聊天。我姑的孙子(四年级1米4的身高120多斤) 突然从背后狠狠推了我嫂子一把,我嫂子一声惊呼往前倒去,幸好我站在她对面不远急忙死死的架住她。最后我双膝跪地架着我嫂子,我嫂子斜斜的歪在我身上才没有摔着。我妈问熊孩子为什么推我嫂子,熊孩子满不在乎的说:“我看电视上孕妇摔了会流产,我就想看看推到她会不会也流产。”然后我左手拖把杆(不锈钢的一米多长) 右手擀面杖(纯实木的近一米长) 左右开弓把这个瘪犊子从餐厅(是的,惹了事还在悠闲地偷吃我的零食) 打到客厅打的他在门厅都跪地了又N脚连踹把他踢出了我家门。这个过程中我妈虚无的拦了拦,而我姑根本拦不住狂暴的我。(后来我姑还跟我妈抱怨,说我打的她孙子背都肿了膝盖都青了)。我哥回家后知道了事情经过立马去给我买了个两千多的耳机。效果就是过年的时候熊孩子死活不来我们家,在我奶奶家见到我溜着墙根就走了,并且不敢靠近我嫂子半步。熊孩子就要以暴制暴,打到你老实。

看完之后,第一感觉是大快人心,恨不得大吼一声:该出手时就出手,打的好。紧接着是细思极恐,乃至于毛骨悚然。对生命的漠视和无知,让我们恍然看到了一个小恶魔的诞生。假如真的流产了,甚至于导致不育,我难以想象,这对于一个家庭会是何等的悲剧,孩子懂事后,又会何等的自责。更恐怖的是那个姑姑的抱怨:说我打的她孙子背都肿了膝盖都青了。这里,姑姑、姑姑的儿子、熊孩子,似乎有一个清晰的逻辑和传承。,只是隔着一个家长而已。

我很感谢我的师长父母,用棍棒教育让我走上人生正途,当然,我并不支持,因为时代不同了,那个年代,信息封闭,小毛孩懂的并不多,棍棒足以教育。而当今时代,孩子知道的信息太多,心智相对健全,棍棒可能适得其反。但道理是相通的,棍棒教育也好,感化说理也罢,“熊”孩子需要的是教育,我记得有一个申论题目:教育的本质是转向心灵,转向爱,这个爱,不是溺爱,而是对孩子负责人的爱。

正如上一篇文章所述,坏人变老,是时代的悲哀,是人力无法阻挡的天灾;熊孩子的变坏,同样是时代的悲哀,但却是人祸:以爱之名,扼子杀孙。真切期盼,每位父母,能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爱,有空的时候,去新华书店买几本关于教育的书、关于道德文化的书,不要沉迷于赚钱、娱乐。当孩子犯熊的时候,学会因势利导,趋利避害,诱导其创新创造,认识世界。那将是你送给孩子最深厚的爱。

  

 题外话:近几年来,公务员考试越来越倾向于能力测试,考察分析问题的深度与广度,希望各位同学,在看完每篇文章之后,能够总结出一百字左右的感言,学习来自于积累,不要等到你上了考场那天还在问我:为什么题目不会答?


logo*1 carouselpic1*1-4 zs*1-2 product*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