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门闩价格虚拟社区

李天飞讲西游第十二讲:孙悟空为什么有尾巴?

李天飞2018-04-14 09:18:29

贫道用了两期来专讲二郎神,有点冷落了我们齐天大圣了。贫道接下来两讲,就来讲二郎神和孙悟空的爱恨情仇。

贫道二郎神和孙悟空大战中发现了一个问题,今天就专讲这个问题。这就是孙悟空的尾巴。

原著是这样的:

那大圣趁着机会,滚下山崖,伏在那里又变,变一座土地庙儿:大张着口,似个庙门;牙齿变做门扇,舌头变做菩萨,眼睛变做窗棂。只有尾巴不好收拾,竖在后面,变作一根旗竿。

然而,很快就被二郎神识破了。二郎神笑道:“是这猢狲了!他今又在那里哄我。我也曾见庙宇,更不曾见一个旗竿竖在后面的。断是这畜生弄喧!他若哄我进去,他便一口咬住。我怎肯进去?等我掣拳先捣窗棂,后踢门扇!”

问题就出在这里,这个问题是:

孙悟空为什么有尾巴?

有朋友说:怎么还有这么弱智的问题!孙悟空是猴子,猴子当然有尾巴了!

然而贫道在先前的几讲里反复说了:《西游记》是一部复杂的作品,是在不断的积累中形成的。我们看事情,可不要看得这么简单。孙悟空凭什么一定要有尾巴?先要回答一个问题:孙悟空到底是什么动物?

有朋友说,当然是猴了,这个有什么问题么?

答案是有问题,至少不全面。因为灵长目动物也有很多种,我们人类也是其中一种,他到底可以分到哪一类里去呢?

在第五讲贫道已经提到了。齐天大圣故事,和猴行者故事,是两个不同的系统(页面下有第五讲、号外篇链接)。这两个故事里的主角,是两个猴而不是一个猴。西游故事为了丰富剧情,硬把齐天大圣故事派作猴行者故事的前传。于是就形成了今天的《西游记》。

但是,齐天大圣的远祖们,是很多的。比如教越女剑法的白猿、《陈巡检梅岭失妻记》里的猿精申阳公、《古岳渎经》的无支祁等,他们都是齐天大圣的远祖,但是,它们似乎都是猿,而不是猴。

越女剑的故事,最早是汉代《吴越春秋》里的,又被被金大侠写成非常好看的《越女剑》,明说是一只大白猿。又如那位申阳公,书里就明说:”此怪是白猿精,千年成器,变化难测。“《古岳渎经》里也说这位无支祁:”锁之未见一兽,状有如猿,白首长臂,雪牙金爪。”恐怕也是一只猿了。

如果勤翻古书就会发现,我国古代有关灵长目动物的神怪故事,猿比猴多得多了。《太平广记》猿的故事占三卷,猕猴只有区区几条而已。《白猿传》写了一个白猿精强抢民女的故事,这也是孙悟空的一个原型。就是杂剧《二郎神锁齐天大圣》里,齐天大圣说“我轻舒猿臂”云云,似乎也是猿精。另外里面又有一个插科打诨的猕猴精,明显比齐天大圣猥琐多了。

猿与猴

所以说,齐天大圣和猴行者的不同,除了一个是本土故事,一个是佛教故事外,还大致可以分为猿、猴的区别。虽然普通民众统称为“猴”,但在生物学上还是有分别的。猿比猴大,没有尾巴。所以我们看中国传统故事里,带有神性的一般是猿。

左:长臂猿。右:猕猴

在传统文化中,猿有许多高贵的品质,如性仁,不贪食多,善长啸,善引气(因为臂长),这很容易使人联想隐居的高士,所以,在传说故事中具备神性是很正常的。

这些属性,猴一般是没有的,一说猴就low了,比如”沐猴而冠“。古书上说“猿与猕猴不共山宿”,猿还看不起猴呢!《二郎神锁齐天大圣》里的猕猴精自己都说:“小圣乃花果山水帘洞猕猴大神是也。自太极初分,化生万物,各有异样,可不知怎麽又生下我这样尖嘴缩腮,毛手毛脚,这等碜东西来?”

《三国演义》电视剧三顾茅庐最后,诸葛亮的《卧龙吟》唱“清风明月入怀抱,猿鹤听我再抚琴~”,那是高士的情怀啊。猿与鹤一定同时出现,都是高逼格的动物。猴是断断没这地位的,它能和鹤搞双人组吗?鹤肯定不带他玩的,你找鸡玩去吧,不是有个“杀鸡吓猴”嘛!

而佛典里绝大多数都是猴,尤其特别声称是“猕猴”。例如《大唐三藏取经诗话》里的猴行者,既然自称“猕猴王”,其实就表明了他的西域血统,而一定是一只有尾巴的猴了。还有佛本生故事里的猕猴王,以及被认为是孙悟空西域远祖的神猴哈奴曼等。哈奴曼一定是猴而不是猿,他的尾巴是一件厉害兵器,而且尾巴曾被点燃过:

哈奴曼不慌不忙,跳下拱门,抽下一根铁门闩,嗖嗖舞将起来。他的大尾巴摔打在地上,发出炸雷般轰响,群魔吓得魂飞魄散,抱头鼠窜。哈奴曼就势用铁门闩扫地似地将他们一一敲死。

众魔兵大喜,闹闹嚷嚷把哈奴曼带到十头魔面前。十头魔咬牙切齿,下令点燃哈奴曼的尾巴,游街示众。众魔兵七手八脚地在神猴尾巴上缠上破布棉絮,又浇上油,点着了火,推推搡搡拉他上了街。 哈奴曼迅速缩小身体,挣脱捆缚,跃上城头。尾巴上的火呼啦啦燃烧,神猴从一个房顶跳向另一个房顶,顷刻之间,楞伽城内火光冲天,鬼哭狼嚎。熊熊烈火烧毁了楞伽城,只留下悉多被囚的无忧林。

贫道天天更新,没时间去查阅原典了,这里就抄两段网上的情节吧。基本意思差不多。

猴神哈奴曼,带着一条长长的尾巴

我们看到,哈奴曼非常善于使用尾巴的,既可以当鞭子用,又可以当火把用。危急时刻还靠尾巴救了他的命。

不要说哈奴曼,任何一只猴子,尾巴对它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猴子灵活地使用尾巴,岂不像我们人类使用双手一样天经地义!可是孙悟空就不是这样了。生为一只猴,又是猴子的首领美猴王,居然不会用尾巴!这简直就是猴界的奇耻大辱!不但不会用,这条尾巴还经常成为他的累赘。天下有这样笨的猴吗?

所以说,孙悟空不会用尾巴,很可能是先天的原因。他本来就是猿,不是猴,你硬给他安一条尾巴,他当然不会用了!

真是石猴吗?

有人说,今天的《西游记》里,孙悟空不是生来就是一只“石猴”吗,猴不就是带尾巴的吗?不但带尾巴,尾巴还变过旗杆呢。是的,齐天大圣和猴行者合体后,因为要让他的形象前后统一,总不能前面没有尾巴,后面忽然长出一条来。而且,事情远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简单。

世德堂本《西游记》,是现存最早的百回本西游记,第一回涉及石猴的地方,我们看都是怎么写的。

孙悟空出世:因见风,化作一个石猴。

千里眼顺风耳汇报:见风化一石猴,在那里拜四方。

进水帘洞:忽见丛杂中跳出一个石猴,应声高叫……

发现了洞天之后:石猿喜不自胜,急抽身往外便走。不错,您没看错,是石猿!不是石猴。

群猴进了洞:石猿端坐上面道:列位呵…… 不错,也是石猿!

确立了地位:石猿高登王位,将“石”字儿隐了,遂称美猴王。

有人说,为什么我看的今天各种地方出版的《西游记》全是石猴了呢?贫道说,那一定不是根据最早的世德堂本印的,或是声称是世德堂本,实际上没有认真地去校一遍,态度不认真地乱改一气。贫道在中华书局出版的这部校注,是一个字一个字作了校勘的。

我们如果拿明代的其他版本来比较一下,这个事就更有意思了。

下图里,上面一行三幅图,是现存最早的世德堂本《西游记》,下面一行三幅图,是稍晚一点的杨闽斋本《西游记》。我们看到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三个“石猿”,有两个被保留了,一个改作了“石猴”。这正是杨闽斋本比较晚,他想统一成“石猴”,而没有完全统好的痕迹。


世德堂本和杨闽斋本的比较

世德堂本里面,也是石猿、石猴参半的。世德堂之前的版本,现在都见不到了,但是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猜测:越往前的版本,“石猿”越多;越往后,就通通改作“石猴”了。贫道一直强调,世德堂本绝不是一个最早的百回本,也不是最终的定本。按照这个趋势,我们推想,最早搞出孙悟空诞生于仙石这个创意的作者,他笔下一定是“石猿”而不是“石猴”。只是一次一次地翻印、流传,人们觉得猿不如猴好玩,就慢慢地改成“石猴”了。但是这种书就是个通俗读物,出版商不可能花大力气全部校对,里面不统一的地方,也不肯花时间改干净。所以就留下了石猿、石猴并存的局面了!

另外多说一句:《西游记》喜欢把孙悟空叫“心猿”,那么更可以推知,仙石里的那个胎儿,更有可能是猿种而不是猴种了。今天的孙悟空,是结合了猿和猴各种特征的混合体。

觉得好玩,就用您的洪荒之力转发一下吧!


用一生时间读书,并直播这个过程

长按二维码,关注此公号

作者简介:李天飞,中华书局编辑、北京大学中文系古典文献学硕士,中华书局《西游记》校注作者,100期《李天飞讲西游》作者。

Copyright © 广州门闩价格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