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门闩价格虚拟社区

寡妇门前是非多

丁中广祥2018-04-14 10:39:54

【往期回读】

我的家乡麾村之八:县令断案落马湖

磨刀老人

支锅匠喜子

闲话秧草儿

父亲又流泪了

我们将渐渐地看到生命最完整的模样

寡妇门前是非多

宜陵  褚德军

作者褚德军先生:宜陵人,今年66岁,年轻时从事企业管理,近些年全身心投入对于地方民间故事的采编,著有《老扬州传说》。

旧社会残留下来的封建传统意识,曾经束缚过妇女应有的生活自由。封建礼教强调妇女要有“三从四德”,特别强调妇女要“从一而终”,即不管是青年妇女还是中老年妇女,只要是丈夫去世,便不可以再嫁,否则就是不守贞操,遭人唾骂。这种封建意识约束下,害苦了许多丧偶的妇女,特别是年青的丧偶妇女。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城北乡下的李家大庄,老李头家娶过来一位美丽出众的新媳妇,可儿子是个肺结核患者,新婚没几个月便一顿折腾一命归西了。可怜这21岁的俏媳妇,就苦守着分家后所得的两间草屋,每天和社员们一起上工种地,过着平淡生活,大家背地里称她叫“李寡妇”。

邻居的大娘大婶看着这位年轻漂亮的小媳妇孤苦伶仃过日子,很是心疼,张罗着想帮她重新找个婆家改嫁。此事传到了老李头耳朵里,老李头平时就很霸道,气呼呼地找上门吼道:我家的媳妇,生是我李家的人,死是我李家的鬼,你们不得多管闲事!此后便无人再敢多嘴。

李家大庄有上百户人家,许多年轻小伙都垂诞李寡妇的美色。想娶又娶不上,相巧碰面时上前搭讪,可她恪守妇道,从来对谁都不敢答理。众小子们闲下来就不约而同地聚到李家附近,有的以偷看一眼李寡妇而为乐,有的以能与她说上一句话而为荣,有的叹惜说:若与她偷一次情此生就心满意足了,可惜谁也做不到。老李头家的大族侄一听这话不服气起来:这事你们谁也不可能做到,我却是可以做到的。大家一听谁也不信,大族侄愿和大家打赌,并说这事若做成了,要众小子请他喝一顿酒,若未做成愿意倒过来请众人喝一顿酒。众人问以何为凭,大族侄说:三天后李寡妇自己会说出来。众小子说大族侄在海吹,三天后就等他请众人喝酒了。

大族侄家距李寡妇家很近,不远的邻居,相互情况都比较熟悉。观察了两天后,趁着夏季夜间蚊虫漫天嗡叫声音的掩护,大族侄悄悄拨开李寡妇的木门闩,推开门便慢慢将她养在屋里的一只大鹅按住,用胶布将鹅嘴蒙上,又将她晾在屋内竹竿上的内衣内裤撕破,临走又把大鹅翅膀上鹅管毛拨掉许多。

早晨起床从里间出来后,李寡妇发现这一景况又气又急,不知道是谁干的,立即走出门外叫骂,又因心急而口吃,只听她结结巴巴地骂道:“你们哪个没良心的,夜里橇开我…我家门,把我的鹅…嘴蒙起来,还把我的裤…裤头撕破,又把我的鹅…毛拨掉,血都搞出来了…呀。若想跟我开玩笑,打声招呼也行呀,何必这样搞呢!”她试图找到是谁干的这等恶事,一路走着骂着。邻居大娘听得没头没脑,待问清情况后,赶紧劝她不能再骂,可小伙们都听得信以为真。大族侄喝酒的时候直想笑,因为只有他知道李寡妇是清白的。

(感谢褚先生的大作)

Copyright © 广州门闩价格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