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杆世界里的互联网思维和工匠精神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0-15 08:56:51

你以为这个世界上最牛的推杆只有斯科蒂·卡梅隆?在这个讲究互联网思维的时代,有一批只相信双手创造艺术的推杆匠人更受推崇。


在纳什维尔,乌瑟尔顿走进面积不到20平米的小屋,他要在在100度的高温里汗流浃背地坐上9个小时,为互联网另一端的某个粉丝或者慕名而来的客户亲手打造一支独一无二的Xenon推杆。这些人会支付260美金,然后等待六周时间才能拿到推杆。乌瑟尔顿全年的产量不过150支左右。在他把成品侧立在院子里的橡树边拍照前,预订者甚至从未见过自己将会拿到的推杆。


感谢PutterTalk.com和GolfWRX.com这类聚集了大量热情推杆迷的网站存在,乌瑟尔顿的Xenon和一些相似的个人工房依然能在卡梅隆主宰的推杆世界里生存并持续发展。在网站上,或大或小的推杆工匠都有属于自己的论坛和留言板。和想在球具店或大型体育商店里占据一席之地的传统推杆制作商相比,新一代的匠人们推销的是自己的独特、设计投入和个人专注。


45岁,曾经在制造工厂里担任产品经理的乌瑟尔顿一开始在自己的车库里翻新老旧的Ping铁杆,然后成了有名的Ping古董推杆行家,再后来成为PutterTalk网站上ping版版主。“但过去20年里的很多新产品都在设计上炒旧饭,这让我感到厌倦,决定自己动手做一些改变。”


2008年,乌瑟尔顿用六百美金买了台二手磨具,给自家的棚屋通了电,开始踏上试验之路。四年后工作的工厂倒闭,他把全部时间投入到推杆制作上。


Xenon推杆有着相似的巴洛克设计感,但又与传统Anser风格的楔形推杆不同。他使用了大量不同的金属,从常见的不锈钢到铜镍合金到更独特的大马士革钢,甚至还有过去用来铸剑的分层木纹金。只要是客户的需求,他都会尽量实现。他还会在成品推杆上手工刻上可以认证的编号。他出品的推杆款式也非常多变,从手工锤炼的镀铜宽沿楔形推杆到把杆头做成P-40战斗机外形,向二战飞行员致敬的不锈钢推杆。“我想要做的是和其他品牌一样性能出色但却拥有完全不同外观的推杆,一些普通人不用花太多钱也能得到的私人定制,”他说:“如果用电脑化控制的机器量产一些仿制品,印上不同的编号然后去卖掉,我睡觉都不会安心。”



和乌瑟尔顿一样,拉蒙特·曼恩在开始自己的创作之前也经历过一段改造其他品牌的日子。在人们意识到古董推杆的价值前,曼恩常常在旧货交换或甩卖的货摊里搜罗廉价的Ping、卡梅隆和T.P.Mills,然后在自己的车库里翻新那些破旧不堪的老推杆。“那时候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曼恩说:“但我会做杆颈,再烂的推杆我也能给它们换上新的杆颈,让它们焕然一新。然后我把照片放上GolfWRX的论坛,有人就愿意花五十美金买走。”


2010年,曼恩开始告别了维修工的生活,开始打造自己品牌的推杆。他的设计通常带有非常明确的工业风,又有点汽车改装的时代感。焊接点通常清晰可见,他喜欢把槌形推杆做出翅膀的感觉,最后的抛光色泽又常常采用不均匀的亮色。他说:“相比那些大厂牌的作品,我的推杆也许在边缘上不够细致完美,但我始终坚持一条底线:无论看上去怎么样,它们必须性能良好。如果一支推杆能适合球手的观感,重量与他推杆的方式吻合,满足他想要的手感,我的工作就圆满完成了。在我看来,推杆是艺术与科学的结合。”


曼恩说,他的客户通常分成两类。一类有着非常明确的要求和想法,另一类则希望从他这里得到启发和引导。不过,他们大多来自那些推杆发烧友们活跃的BBS,在那里,曼恩和乌瑟尔顿拥有大批的铁杆粉丝,并通过他们的口口相传彼此推荐得到客户。


“一些人来找我是因为他们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们也找过其他大品牌的大牌设计师,但需求无法得到满足,”曼恩说:“还有一些人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形状外观,但你只能把这个思路当成一个灵感,最后设计出来的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种东西。不管怎样,我为他们做的都是独一无二的推杆。”


今日内容,敬请关注~

1. 奥古斯塔,有虎出没!

2. 直击小麦大师赛备战:坚持梦想永不放弃

3. 推杆世界里的互联网思维和工匠精神


高尔夫大师微信号前五日TOP5热读

点击即可阅读

李光耀是如何发展以及“取缔”新加坡的高尔夫球场的
来自太平洋联盟的回应

老虎目前的球技足以挑战奥古斯塔吗?(这不是玩笑!)

球技︱布茨·哈蒙:削切砍抛巧取果岭

遗憾!李昊桐再次“忧郁星期天”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