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门闩价格虚拟社区

透过镜头看世界 - 平遥古城 - 印象

子介2018-05-20 13:07:06

喜欢子介,点击上边的蓝色字体“子介”,关注公众号,子介渴望与您交流。



点开音乐,慢慢欣赏


行走在平遥古城久经沧桑的古城墙下。。。




曙光 清晨,第一缕曙色染红了天际,

以及,整个世界。

古城内沉睡未醒,

游客尚稀,

尤其,

在此曙色的烘染之下,

显示出一种极其难以言说的异常的宁静!




晨光里的老日子

上午,八点。

       沉睡了一夜的古城,开始醒了,城内的古街上又开始由宁寂渐次喧嚣起来。




       花甲的爷爷带着小孙子锻炼身体已经回来,祖孙两迎着朝起的暖阳,穿过古城斑驳的大门。。。




       初为人父的周休的父亲,带着刚刚蹒跚学步的女儿,在自家门口溜达。。。




       睡眼惺忪的晋中汉子,在刚刚摆出的咸菜坛子摊前,有些怔怔发呆,仿佛依旧回味着昨夜的美梦。。。 




 卖碗秃子的女人,在刚出的尚未开张的摊前无所事事的拨弄着手机上的微信。。。 




 烧玻璃人的匠人,一边忙碌着自己手里的营生,一边悠闲的和边上的游客闲扯着这个小城的昨日的尚未尘封的故事。。。 




 烤烧饼的女人,熟练的将一个个柔软的面团压扁,擀薄,灌馅儿,甩入炉中,又飞快的一个个从炉中抄起,码到大盘里待售。。。




 国外的游客显然还是喜欢自己的味道,正在一家路边的咖啡馆吃着早餐。。。




 陈醋店的老板,刚把自己窗玻璃上的最后一块窗板卸下,立到靠窗的路边,推开了的店门上刚挂上了自己的招牌。他显然发现了我在拍摄他,也未说话,只是友善的冲我笑笑,很灿烂,就像这初起的朝阳。。。


他家的醋坛子。。。




 

织毛围巾的姑娘,刚摆出来自己的织机,正聚精会神的穿针引线。。。


织围巾的姑娘

和她织好的围巾




一户古城人家的院子大门刚打开


大门口,一直猫咪在淡定的看着街上的往来的人。

我在旁边给它拍摄,它都懒得理我。

大有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将帅之气啊,哈哈。。




亲爱的朋友们,谁能告诉我,

这到底是理发店,

还是药店,

还是牛肉馆,

还是文具店,

还是旅行社,

或者杂货店。。。

这时候一个装扮时尚的洋女郎走过去,

这只原本很淡定的狗狗突然猛回头,

直勾勾的盯着洋女郎过去的靓影,

呼呼啦啦直喘着粗气,哈喇子成串的往下流。

乖乖,还是一只色狗。。。




陶笛店里吹陶笛的姑娘,吹得很入神,很陶醉。

我在旁边听了很久,她竟然丝毫没有觉察。

她的陶笛和埙




这样的大门,春联,有没有故乡的感觉?




这是擦面的面擦子。

擦面,是山西人日常面食中,家家户户最爱吃的的一种。

有圆的、扁的、宽的、窄的。

上图是圆的。

我在苏州也有一个,在老家买了带过来的。

在江南能够吃到自己动手做的地地道道的山西面,真的是一种幸福。

很多时候甚至有一种错觉,只把江南做故乡!




刚开门的小酒吧,还没有客人额光顾,显得有些清静




各种布老虎与老虎枕头。

不过

始终觉得没有我母亲生前做的布老虎更生动、更有灵性。




这种邮箱,离我们仿佛越来越远了。。。




老街上的裁缝店也开门了。。。




点开音乐,继续欣赏

渐渐尘封的遥远的记忆

。。。        历经千年被风雨剥蚀的古城墙,

满布城墙的炮弹弹痕,

被千年的车轮压出深深的车辙的青石路,

锈迹斑驳的城门栓,

曾经兵马杂踏的甬道,

孤独眺望的镝楼,

傲然挺立的城楼。。。

仿佛向人们叙述着,在千百年的岁月长河里,

这里,曾经发生过的往事,

或荡气回肠,或热泪滂沱,或孤独守候,或欢庆长歌,或铁马金戈,或浅韵低吟,或辉煌绚烂,或无奈悲歌,

无论记得的,或者被遗忘的,

或喜或悲,都随着岁月的沙漏,默默的沉寂在历史的长河里。

只有这些历经风霜幸存下来的残垣古道,

记忆着,这里,曾经,

发生过

。。。


老城墙上被战争的炮火炸的弹坑。。。

城门里的拴马桩

由城门上敌楼的甬道。

中间用来走马与独轮车,两边是人行道。

城墙上的水口

一所晋商大院大门前的神兽拴马石桩

进去这扇大门,是一道影壁。

在古代的建筑中,无论民宅,还是寺观、或者是皇家宫苑、也或私家园囿,影壁是必不可少的建筑。用于外辟邪侵入,以及风水福运流出。

晋商民居屋顶脊的鸱吻。

鸱吻,为龙生九子之一,用于防水火。

老民居屋顶外的石槽型排水口

民居屋顶的鸱吻,与烟囱。

沧桑的老木门板,和上边锈迹斑驳的门钩手

门缝外,其实是一颗被镜头虚化的树。

但是,我每次看的时候,怎么看都觉得像一个幽魂鬼影的脸。。。

几乎大多数房屋后边都会有的泰山石敢当,用于辟邪

木门闩

一处砖砌拱门的门口,木门半掩,透出里边一处坍塌的女墙。

此处墙壁上竟然可见依稀可辩的文革时期的标语


小院里的风光

好淳朴的一个大红福字

高门槛,铁皮包的松木大门

墙角一隅

垂花门

给大家看看正面的。

老城墙

城门里的大青石通道,由于年代久远,大青石路面竟然被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车轮,碾压出深深的车辙。。。




点开音乐,继续欣赏

逝去的繁华与平和


鳞次栉比而井然有序的四合院屋脊,

屋脊上的风水楼和房顶的烟筒,

镂刻饕餮兽面的瓦当滴水,

高耸的女墙,

昂首望天的螭吻,

沉稳端庄的砖雕影壁与福字,

门前沧桑而不失威武的狻猊石雕,

与高大的麟形拴马石柱,

风雨剥蚀的满是沧桑的桐油松木门,

以及门上锈迹斑斑的门钩与木门下方由若干护门钉组成的吉祥卷草与富贵不断头纹饰,

房屋后墙上的泰山石敢当镇宅石刻,

高达半米的梨木门槛,

门旁残留的木刻楹联,

污渍斑驳的藤框 木升 铜件包角合页的樟木箱,

废弃的石碾盘与石磨盘,

门框两旁年年岁岁的新旧层叠的春联。。。

告诉今天的人们,

这里当年盛极一时,甚至名动全球的繁华!

它有一个辉煌而又令人扼腕长叹,平凡而却充满传奇的的名字叫

晋商!

晋商的兴起是一个世界奇迹,

它第一次开创了世界上最早的银行信贷与全球资本营运,

它起家于勤俭重德,而没落于国运凋零。

据不完全统计,

在自鸦片战争至辛亥革命前的不足百年时间里,

满清政府与列国签订的1731个不平等条约里,

其中竟有964个条约的赔款,是由清政府向晋商借贷支付!

其中包括数额最大的中日马关条约与中英南京条约,中俄北京条约!

这些曾经辉煌的沧桑的遗迹,警醒着每一个后人:

国强则家兴,国弱则家亡。

如今,

我们国家又开始强大起来了,

当年饱受欺凌屈辱的历史,

一去不复返!



点开音乐,继续欣赏

美食篇


农家的山枣

烤红薯

玉米面的窝窝头

蒸饺

这个忘记叫个啥名儿了?哪位朋友知道,可以留言里告诉一下子介哦

油炸糕,我的最爱

醋缸子

这个好像叫姑娘果???

窖藏的老白汾

月饼、石头饼、酥油饼

带皮的核桃、脱皮的核桃

这个也忘记了。。。

石头饼

这个也忘记了,吃着还不错

馅饼

吃过就忘记名儿了,谁知道?

这个大家都知道

这是月饼

这好像是麻糖??

这是南瓜

这是烤羊肉串的机器,这个机器分四层,由于离得太近,我只能拍到一层。

醋坛子




往期精彩

关于陶埙的记忆

我与摄影

还记得去年开春,苏州的那场雪吗?

和板凳儿的三天想到的。。。

行走在诗意与光影中的天涯路

最动情的记忆是故乡

我的2016

子介旅途随笔 - 秦淮随话

透过镜头,看一株荷的生死枯荣。。。

镜头里的真实乌镇 - 第一季 - 东栅

镜头里的真实乌镇 - 第二季 - 西栅 - 中国最后的枕水人家

镜头里的真实乌镇 - 第三季 - 南栅 - 尚未被打扰的原始水乡

苏州记忆之十二 - 寻梦平江路

你见过的蜘蛛是这样的吗?

苏州记忆之十一 - 枫桥夜泊寒山寺

重阳一过故乡远(图文合辑)

商务肖像也可以这样拍。。。

绍兴杂忆

苏州记忆之十 - 石湖四季 - 秋

苏州记忆之十二 - 江南秋尽,微雨西风 - 第一辑



子介简介:

子介,山西介休人,81年出生。自由摄影师,中国国家高级摄影师,行旅作家。行摄国内179城市,14国家。现主要从事自由旅行摄影与文化公益。

Copyright © 广州门闩价格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