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秘密生长》:修道院里的魔幻与现实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1-12 15:05:56

 编辑  |  小书

播   |  昂九

「 这 是 好 书 共 读 陪 你 共 读 的 第 49 本 书 」


亲爱的好书共读栏目书友们,很高兴遇见你。


 新版好书共共读已上线 

 点击【订阅】本书 

 即可接收本书最新更新的文章推送 


极度贫乏的环境也会有裂缝,光会照进来,美和诗意、想象和好奇就是那光,它不区分高低美丑和等级,凡朝它看过去的、愿意看见它的,都会看见。


下面开始今天的共读:修道院里的魔幻与现实

本次推荐阅读时间为20分钟左右,覆盖原书的第107页到第128页以及第157页到第172页。



点击音频,边听边看咯~

修道院里的魔幻与现实



玛利亚小姐总说她是个不幸的女人,没有男人在身边帮衬着过日子。她指责我们是她所有苦难的根源,没有我们她能活得像女王一样。很快,她又辞掉了巧克力店的工作,带着我们踏上了旅程。继“虱子”和小孩之后,这一次,我和姐姐又被遗弃了。


姐姐艾莱娜对我说:“你要是说出玛利亚太太的事,我就揍你。”


这一沉默便是二十年,不管是公开还是私下,我们再没提起过她的名字,连同那些年跟随她的生活,瓜特克,爱德华多,“小孩”,贝萨薇,都是不能说的秘密,我们俩谁也没有背叛承诺。我们的人生从那座修道院开始。


三扇门板、两把大锁、一条铁链和两道粗大的木门闩锁上了第一道门,将我们与世隔绝。在这里,所有女孩都知道嘉梅丽塔小姐的故事。她不是修女,但她在我们的生活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我要讲讲她的故事:


嘉梅丽塔小姐出身于麦德林城最富有的上流家族。十五岁时有了一位非常英俊富有的男朋友,他向她求婚并约定三年后完婚。但是未婚夫提出一个条件:只有嘉梅丽塔小姐变胖了,他才会娶她。因为那时候她太瘦了,人们都管她叫铁丝儿。父母带她看遍了麦德林最好的医生,嘉梅丽塔没有变胖,他们又前往波哥大,找新的医生,开新的处方,嘉梅丽塔还是胖不起来。有人告诉他们巴拿马有一位名声大噪的德国医生,他们带着嘉梅丽塔登上渡轮,来到巴拿马,医生给她做了诊断,保证三个月之内让她胖起来,然而就像受了恶眼的诅咒一样,嘉梅丽塔还是没胖。他们从巴拿马又去了卡利,从卡利去了基多,离三年之期就差六个月了,嘉梅丽塔仍然像一根铁丝儿一样。她和家人已经绝望到极点了。嘉梅丽塔对未婚夫的爱一天比一天更深,而未婚夫对于自己的决定一天比一天更坚定:除非嘉梅丽塔变胖,否则我不会娶她。那天正好是圣枝主日,望完弥撒出来,他们碰到了帕吉塔,她是家里的老朋友。帕吉塔告诉他们有位法师去了帕科拉,包治百病,药到病除……希望之火重新点燃了全家人的眼睛,第二天一早他们就启程赶往帕科拉。法师长时间深沉地与她对视,让她伸出舌头,又在她后背轻拍三下,在漫长的几秒钟沉默之后,他宣布嘉梅丽塔患病两种:蛔虫和恶眼的诅咒。驱咒的药是一些草叶和几句经文,驱虫的药是两大瓶发棕发紫的液体:“我的夫人,您就瞧好吧,您闺女三十天就能胖起来,满月时刻恶灵就会散去。一个礼拜之后她就会拉出蛔虫,您到时候检查一下姑娘的大便,就知道我没说错。”


谁也不知道恶灵有没有离开嘉梅丽塔的身体,不过蛔虫确实成群成群地出来了,嘉梅丽塔飞速地胖了起来,到未婚夫来访的时候,已经认不出她了。然而她越来越胖,于是他说不想要她了,因为有人把她跟别人调包了。家人回去找法师想问明白为什么姑娘还在变胖,法师只能坦白说弄错了药瓶,把催肥瘦牛的药给了她。就这样,嘉梅丽塔把自己关进了修道院,弃世隐居。她因为仍然深爱着未婚夫,不能成为修女,但她把自己所有的财产送给了修道院,只为换一个容身之所。


我们进修道院的时候,嘉梅丽塔小姐已经很老了,并且开始消瘦,所有的女孩和修女一见这种情况,便整日为她祷告,祈求她重新胖起来。她们说她几年前就患上了一种很严重的病,叫腰带症。最初症状为腰部出现一块黑斑,而当黑斑增大到连成一圈,也就是说,当黑斑的两端接到一起,患者的死期就到了。出于这个原因,嘉梅丽塔小姐从早到晚都在吃东西,厨房里有个固定的女孩专门负责全天为她准备食物,巧克力、蛋糕、水果罐头,差不多每个小时都要给她送点儿吃的,以防黑斑的两端连到一起。


修道院新来了一个小女孩。她总是神神秘秘,形单影只。一次偶然事件,她和我成了好朋友。她告诉我她随身带着她心爱的小弟弟,名叫塔拉噜啦,要喂养他,这样他才有力气去外面冒险,然后带着故事回到她身边。这个小弟弟原来是个不到五厘米高的小瓷人。于是我和姐姐及其他5个女孩也加入进来。我们把少得可怜的口粮硬省出来带到厕所,给塔拉噜啦吃。每天期盼着塔拉噜啦带着奇妙的故事从外面回来:故事从来不重复。


我现在连一个完整故事都想不起来了。但我记得一些精彩的细节,有些是关于她家的,那里有一只黑猫,会捉老鼠,还把老鼠活活地吞下去。她还给我们讲邻居家的一头母牛,塔拉噜啦说母牛生了一头漂亮的小牛,起名叫小铃。她还说塔拉噜啦告诉她,她姐姐跟街角的警察在床上玩,两个人都不穿衣服,一个人摸另一个人尿尿的地方。关于她妈妈的朋友和他们的一座花园的故事很长很长。当然,故事总是会被打断好多次,她说话的时候总是把塔拉噜啦举在耳边,每次打断都是因为塔拉噜啦在说话,有时他要上厕所,有时他不愿意她讲某些事。还有些时候她什么也不给我们讲,因为塔拉噜啦没去外面,他牙疼或是肚子疼。在我们看来塔拉噜啦是有生命的,他吃饭,睡觉,会牙疼或是肚子疼,他还能到外面去,能看到我们看不到的事。所以我们愿意为他效劳。


他在外面世界的冒险太神奇了,有时候他跑进富人家里,他说那里的盘子和杯子都是金的银的,向我们描述那些穿着天鹅绒和锦缎华服的富有的先生和太太们。我相信在整个那段时间里,我们都没有再想起魔鬼、罪恶和地狱。只有塔拉噜啦的故事充满了我们的生活。


我记得那是个礼拜天。谁也没看见院长正好站在厕所前的一个柱子旁边。当新来的把所有的小包拿到手,正要去开厕所的门,这时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胳膊,正是院长。当着我们的面院长没说一个字。她只是拿走了所有的小包,拉起新来的的手,她们缓慢沉默地穿过三进院子,消失在通向嘉梅丽塔小姐那座院子的门后。


那是我们最后一次见到新来的。当天修女奥诺丽娜就把她送回了她妈妈那里。院长和其他修女什么也没对我们说。我们不知道自己所做的是对是错,每天都等着院长点我们的名,或是惩罚我们。新来的被送走了,就像亚当和夏娃被赶出伊甸园一样,这个事实让我们想到自己可能已经犯罪了,尽管谁也没对我们说什么,我们也一字不提,生活却不复从前了。我们心里有一块跟着新来的一起走了,谁也不知道那一块是什么,但我们仿佛突然间变老了一样……没错,就好像我们的童年跟着塔拉噜啦一起走了。好几个月过去,我们已不再谈论塔拉噜啦,每个人都把他存到了童年记忆的最深处。我们的小组仍然牢固地团结在一起,共享着同谋感,分担着修道院中生活的孤独和贫乏。


新来的被赶走五六个月后,我记得那天跟往常一样,我们在走廊上集合。


“明天,”院长说,“会有一场安魂弥撒。请你们把它献给我们一位同伴的灵魂,她不久前过世了。你们大多数人只是见过她,甚至不知道她的名字,管她叫新来的。但是有一小组人却知道谁是玛利亚。苍白透明的玛利亚,瘦削,弱小,她的家人把她送来的时候,没告诉我们她有病,可怜的孩子是疯的,她脑子里有个念头,就是把她总是随身带着的一个小人偶当作弟弟。两天前家人带她到波哥大河边散步。她想给小人儿洗澡,小人儿从她手上滑落,沉到了水底。等她的家人察觉的时候,她已经一头扎下去救小人儿了,都没顾得上脱掉衣服。不幸的是他们没来得及把她救起。直到昨天才找到她,她手里还紧紧地,紧紧地攥着小人儿……”


再会。


问候和拥抱。


艾玛


——《我在秘密生长》



觉得文章有益

不妨点赞鼓励

也可分享给身边的书友


05

今天你读书了吗?

今天阅读后你收获了什么?

又想要有怎样的进步?

建议将自己的阅读心得分享至下方【随笔区】



想要提高看书效率?

加入我们,成为好书共读进阶成员。

每周分享思考后写下的200字读书笔记

坚持必有进步,期待遇见更好的你。


昂九 [ 半吊子摄影狗 ]

我们一无所有,唯不能失去自由


-End-


| 发送“书单” ,你喜欢的各类书都在这里 |

| 发送“共读” ,千万书友等你加入 |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