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门闩价格虚拟社区

资金链断裂风口上的“泛亚”

CTA基金网2018-07-02 10:46:48


  7月17日,本报以“‘泛亚模式’遭遇危机 资金链条恐将断裂?”为题,报道了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下称泛亚)投资者本金、利息均不能出金,泛亚资金链恐将断裂的事件。此事件涉及全国20个省份,22万个投资者,总金额超过400亿元。

  眼下,风雨飘摇中的泛亚,已难以招架来自全国各地投资者的诘难与质疑。

  眼下,传泛亚正在“自我救赎”,一方面,有世界500强企业以51%的股份入主泛亚;另一方面,泛亚做着将业务从昆明移师深圳、厦门的准备。泛亚将何去何从,“泛亚模式”会不会终结,相信很快就有答案。

  泛亚如此回避记者采访

  泛亚的资金链危机引起社会关注,行业震动,各界急于了解真相。记者在第一时间采访泛亚,而对方打起了太极,将本应该向投资者和社会公开的信息隐藏了起来。

  带着投资者和业界的诸多疑问,期货日报记者兵分三路踏上了实地采访之旅。

  7月17日一大早,本报一路记者急赴北京。在北京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国贸三期的47楼,记者见到了泛亚的媒体联络负责人。该负责人说,总部没有授权员工接受媒体采访,所有采访都得走总部的流程。这样一句话就把记者打发了。

  另一路记者于当日下午飞往昆明。到了泛亚楼下,只见保安放把椅子坐在旋转门口,门内大厅用红色警戒线将大门拦着,拒绝陌生人进入。经过通报,记者获准进入大厅。

  大厅接待人员请泛亚的一个工作人员出面接待记者,这位工作人员联系了数位高管和部门领导,然后两手一摊告诉记者:没有哪个高管或部门领导可以出面接受采访。

  随后,这位工作人员看到下楼的品牌部祁娜女士,对记者说采访这事归品牌部负责。

  刚开始,祁娜让记者到北京采访,但记者告诉她泛亚北京让记者到泛亚昆明总部采访后,祁娜无法推托,无奈地说,公司只接受书面提纲采访。祁娜表示,已收到7月15日期货日报提交的两份采访提纲。记者表示,还有第三份提纲要提交。祈娜给记者在纸片上写下信箱和手机号码,记者刚将纸片装进包里,祁娜就快速离去,喊也不应。

  同日,第三路记者赶赴无锡,走访了被泛亚指斥“恶意做空”的无锡市不锈钢电子交易中心。

  不允许记者查看交割库

  几年来,泛亚以及相关企业和投资者,创造了持续“多赢”的神话。但再高大上的神话,也有破灭的时候。

  泛亚一直对外宣称自己是全球规模最大的稀有金属交易平台,已上市铟、锗、钴、钨、铋、镓、锑、硒、碲、钒、稀土镝、稀土铽等14个稀有稀土金属品种。其中,泛亚称其铟、锗等7个品种的交易量、交割量、库存量为全球第一,特别是铟的库存量占到全球的95%。如果属实,泛亚目前出现的危机,很可能对稀有金属现货市场带来巨大冲击。

  多年来,对泛亚“全球第一”的说法并没有人求证其真伪,此次记者先后以口头、短信、书面等方式,申请实地查看泛亚的交割仓库,以了解其真实交易量、交割量、库存量到底有多少。

  记者之所以要调查,是出自一个疑问:如果缺乏现货作为基础,一家商品交易所还是正常的交易所吗?泛亚交易的有色金属比市面上贵了很多,但要想在这里买回实物现货还真的不卖,要在泛亚卖出实物,泛亚还不收。泛亚交割仓库的铟库存量如果是真实的,可供全世界使用5—8年,不眼见为实,怎么证明真伪?

  面对记者关于实地考察交割仓库的申请,祈娜回复:“我们暂没有安排。”

  投资者惶惶不可终日

  20个省份,22万个投资者,400多亿元资金,巨量的数字背后,是投资者的眼泪和说不出的痛。

  每天,全国各地心急如焚的投资者来到位于昆明的泛亚总部以及上海泛亚、北京泛亚。那些不能出金又得不到保障的投资者,拉着条幅,喊着口号,在泛亚门口及城市主要街道,表达不满,给泛亚施压。

  浙江投资者李女士在电话中告诉记者,目前,泛亚在江浙一带的代理机构逼迫他们将资金转到深圳泛融网P2P平台。话未说话,李女士已经哽咽:“我是背着家人投资的,自从今年4月不能出金后我就整夜失眠,现在已经抑郁了。最近常常有不想活的念头。”

  乌鲁木齐投资者向记者表示,且不说经济发达的省市,单说乌鲁木齐的一个泛亚机构,据说在银行发的理财产品体量就有几十亿元。当地银行强力推荐泛亚的理财产品,银行理财经理称泛亚理财产品零风险、随用随取、安全可靠,让客户放心买入。对于这样的理财产品,他们之前从未怀疑过,直到今年4月本金取不出时才发现上当受骗了。银行、泛亚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上海的几位投资者向记者说,他们分别在泛亚投资几十万元至数百万元不等,泛亚资金链出现危机不能出金,令他们的精神几近崩溃。

  其实,早在去年11月云南省召开的该省各类交易场所清理整顿领导小组会议上,云南证监局局长王广幼便“点名”批评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称其存在巨大的风险。

  投资者历数泛亚数宗罪

  各地投资者互不认识,大家都是通过微信、微博和QQ维权群等相识相聚在一起的。记者对投资者的言语进行梳理发现,他们将泛亚模式归为六宗罪。

  第一宗:恶意操纵现货商品价格,投资者血汗钱化为乌有。如云锗在泛亚一度以高于市场价(1030元/百克)30%的价格开盘,和铟一样也受到市场的“追捧”,至1345元/百克位置止跌。在大家都认为是理性回归的时候,“恶庄”介入大肆逆势拉升云锗,全然不顾市场价格仍是1030元/百克。短短一个半月之后,泛亚的云锗价格已被炒作到1700元/百克附近,较市场价格高出70%。

  第二宗:恶意申报,强行逼空方“割肉”。一度,在云锗市场价为1010元/百克时,泛亚的云锗价格竟达到1688元/百克。此时,电子盘上居然有12000手的买盘申请交割。在这些投资者看来,“黑庄”操纵云锗价格,并恶意提出多头申报交割,反正投资者无法申报卖出交割,这样“恶庄”就可以每天收取空单持有者的延期交割补偿费。“恶庄”如此猖獗背后又有什么?交易所无视,无人监管还是有利益链条?

  第三宗:交易所规则不公开、不公平、不公正。泛亚不公开多空持仓量,让投资者无所适从。在此情况下,交易所可以随便发布交割申报,肆意榨取延期补偿费。

  第四宗:内幕交易。泛亚公开发布的“泛亚行业交流大事记”称,2013年3月20日,全球最大铋供应商湖南铋业与泛亚共同探索金属铋国际话语权,这有意欲操纵价格之嫌。

  另外,参与交易的锗生产商只有一家——云南临沧鑫圆锗业股份有限公司,假如“恶庄”通过某种方式垄断货源,使得无货可供交割,就可以形成价格垄断。

  第五宗:交割存“猫腻”。从铟的交割情况看,曾有卖方在泛亚提出卖出铟的申报交割及其后的三个多月时间里,每天都有卖方申报交割,而无买方申报配对。也就是说,这段时间泛亚的铟交易从未发生过实际交割,而延期交割费用按平均一天5万元来讲,这100个自然日,交易所就有500万元到手。

  第六宗:生产企业与交易所勾结操控市场。按理说,在泛亚的电子盘价格显著高于市场流通价格的情况下,如果从流通市场上买现货,在泛亚卖出就能获得很大的收益。这一点,稀有金属企业和交易所早已算到了,他们达成的协议是:不卖给投资者现货,让投资者到泛亚电子盘上去买。如此的交易规则使散户陷入不利的境地。

  泛亚抛出“阴谋论”

  在泛亚遇到挤兑危机的情况下,泛亚和相关专家还抛出“阴谋论”。他们称,泛亚为国家修建了一个稀有金属的“洞庭湖”,希望国家出手救救泛亚,决不能让这个“民族英雄”倒下。

  现货企业称泛亚及相关“专家”的说法是无稽之谈。期货业人士讥讽泛亚,别把自己粉饰成“民族英雄”,“泛亚”打造的不是“洞庭湖”而是“堰塞湖”。“堰塞湖”坍塌得越晚,其危害越大。

  泛亚不接受记者采访,但提供了一份书面材料。这份材料称,今年以来,一些外国势力纠结国内一些机构恶意做空中国稀有金属市场,甚至在一些贴吧、微博恶意中伤泛亚非法集资、设置庞氏骗局、资金链断裂,企图在投资者中造成恐慌从而打倒泛亚,使得泛亚四年来替国家收储的稀有金属低价流向市场,以低价洗劫中国稀有金属。

  同时,泛亚还向本报记者发来他们的“重磅公告”,该公告声讨无锡市不锈钢电子交易中心利用电子盘,恶意做空铟价打压中国稀有金属产业,使铟价格在半年内从550元/百克下跌到了最低180元/百克,跌幅72%,制造市场恐慌。

  泛亚提供的材料称,稀有稀土战略金属的保护与利用,关系到国家的战略安全与发展。泛亚在稀有稀土战略金属的产业链河道里,引入民间资本参与商业收储及对产业进行货物资产质押直接融资,修建了一个“洞庭湖”,这个“洞庭湖”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稀有稀土战略金属库存,一方面消化了过剩产能,一方面通过“洞庭湖”,有效调节了产业上下游的阶段性供需,使产业价格波动更平稳,使行业发展数据更透明有序。

  泛亚还引用一些专家的话说,泛亚聚集了社会资源,“就成了国家第二个后勤部”。泛亚对全球稀有稀土战略金属产业影响很大,如果交易所按规则配货,将导致投资者客户集体低价抛售稀有稀土资源,全球价格跌到地板价,通过走私等各种手段被境外势力收购,给中国稀有稀土战略金属产业、国家战略安全造成巨大危机,并造成恶劣的国际影响。呼吁国家出手救救这个“民族英雄”。

  泛亚给记者发来了中国稀土行业协会的呼吁。呼吁说,泛亚有能力妥善处理并化解本次兑付危机,坚决反对人为操纵、蓄意做空市场的行为;理性对待稀土市场价格波动,坚决抵制不计成本或低于成本价的抛售行为;避免人云亦云,跟风成瘾,导致市场出现踩踏、崩溃的局面。

  泛亚还给记者发来了中国稀土学会的观点:若任由事态发展,泛亚平台上包括稀土在内的稀有金属一旦流入现货市场,必将引发“稀有金属产业海啸”,泛亚为产业所做的一切都会功亏一篑,整个稀有金属产业几年甚至十几年都很难重整旗鼓,而蓄谋已久的做空势力定将借机入场扫货,这是产业人士绝对不想看到的。

  泛亚还发来了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著名学者吴法天的“原创”材料为其背书:泛亚采取以全现货交易的定价模式,而非期货定价,可以说是摒弃了恶意做空风险。

  对于泛亚公开点名和行业协会不公开点名指责无锡市不锈钢电子交易中心是做空铟的罪魁祸首一事,7月20日,无锡市不锈钢电子交易中心发布特别公告,呼吁行业团结,也呼吁泛亚勇于承担责任。公告称:“昆明泛亚给行业带来的危害已经爆发,这是整个行业的艰难时刻,我们反对任何人恶意做空,也反对脱离现货流通操纵市场价格,呼吁生产企业控制产量,希望有实力的大机构接盘以稳定价格特别是泛亚能组织相关企业给投资者接盘。在此,我们呼吁行业企业共同面对困难,努力维稳,共同解决问题,以减轻昆明泛亚危机的破坏力,谴责用阴谋论来混淆视听,谴责转移公众视线、掩盖真相。对于问题的核心昆明泛亚而言,我中心希望和支持其直面自身问题,不逃避责任,勇于面对投资者,努力兑现承诺,不推诿不欺骗,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减轻危机和损失,不会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别把自己粉饰成民族英雄”

  两家金属交易市场和行业协会、学会、投资者等争执不下,那么,置身事外的第三方对此又是如何评判的呢?

  对我国期现货市场有着深入研究的某期货公司金属研究员谭娜,昨日接受了期货日报记者的采访。谭娜对“泛亚模式”研究了三年,调查过相关企业和投资者。她的看法,为我们打开了泛亚的另一面。以下是谭娜的分析。

  几年来,泛亚向投资者承诺每年有12%—14%的收益率,用投资者的400多亿元资金大量收储稀有金属,造成虚假繁荣,使铟因为泛亚的人为收储而产生大量需求,铟生产企业产能扩张,造成严重的供大于求。铟的价格就是靠泛亚收储支撑而一路走高的。从下图中可以看出,泛亚铟成交价格(注:上面的一根线)一直高于上海有色网现货及无锡市不锈钢电子交易中心的铟价格(注:下面两条线)。

  

  铋在泛亚收储之前价格不断下跌,自2013年3月5日泛亚开始收储铋以后,铋经历了短暂的去库存阶段,价格就突飞猛进地上涨。由此可以看出,泛亚收储造成了人为的价格上涨,不符合市场规律。是泛亚利用投资者的资金在破坏市场规律,导致金属价格偏离实际价值。
  

  2014年年底,泛亚由于资金链出现问题,停止了收储,导致其库存量最大的品种铟迅速下跌,铋的现货价格也报复式下跌。所以说,使泛亚陷入挤兑泥潭的,不是国外势力恶意做空,也不是因为有铟交易而“躺枪”的无锡市不锈钢电子交易中心,而是泛亚自身的交易模式导致崩溃。铋的价格同样暴跌50%,不知道是国外“恶势力”又勾结了哪家企业恶意做空了铋的现货价格呢?

  市场不应是只进不出的,但是泛亚却是一个只进不出的市场。四年来泛亚不停收储需要大量的资金,而资金一旦跟不上,就意味着收储必须停下来,收储一停,就必然导致价格的下跌。

  实际情况是,泛亚巨量的库存打压了未来铟价。据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铟业分会统计,2012年中国铟消费量为60吨,2013年为70吨,2014年为82吨,而目前泛亚铟库存信息显示为3600多吨。这巨大的库存就是一个“堰塞湖”,加上已经被收储刺激出的巨大产能无法释放,铟未来必然继续下跌。

  

  图为对“泛亚模式”研究多年的某期货公司金属研究员谭娜

  面对质疑,泛亚为何难回应

  记者不断接到投资者的反映、业内人士对其模式的分析以及公众的质疑。对此,期货日报记者先后整理出三份采访提纲发送给泛亚。截至发稿,泛亚没有任何回复。以下是7月18日深夜记者向泛亚发送的第三份采访提纲的部分

问题。

  关于“延期交割补偿”的质疑

  有行业人士质疑说,泛亚的“延期交割补偿”是个骗局,其目的是搞出来一个延期交付的补偿金给中间商。泛亚的品种比市面上的贵50%甚至更多,智商正常的买家都不会去接货,那么怎么撑住这个价格?泛亚就引入了“延期交割补偿”概念,卖家把现货以虚高的价格卖给中间商而不是实际的买家,然后每天付所谓的“延期交割补偿”给中间商,这就是中间商所谓的每年16%的收益。中间商再去拉散户,给14%的收益,自己吃2%差价。泛亚的实质相当于卖家把铟的实物仓单做质押,套现。

  关于高溢价的质疑

  泛亚上市品种高溢价的本质,就是把那些追求所谓固定收益的投资者的资金全部套牢,做局者在高位换手后,套入投资者的资金进行体外循环。如果资金链不断,游戏可以循环下去,一旦高位暴仓,投资者将面临承受重大资金损失的风险,而做局者则毫无风险。

  关于如何兑现的质疑

  7月1日,泛亚合作企业座谈会上,泛亚的资金链危机无法遮掩,交易所董事长单九良呼吁广大投资者继续一如既往支持稀有金属产业,支持泛亚。产业企业已与众多投资者签署了180天、360天协议刚性兑付的50亿元回购协议。9月交易所新交易系统上线后,稀有金属产业仓单质押融资业务将通过泛融网来实现。

  看看泛融网就知道,其模式换汤不换药,走的路子还是泛亚的“受托”业务,不过在这里该网直接说成了融资。泛融网有融资和吸收公众存款或集资的资质吗?泛融网上的“泛融宝”的预期年化收益率是银行活期利率的33倍,试问你们合作的哪个企业有这么高的利润?企业都在喊亏或资金缺乏,上市品种价格处于历史低位,企业靠什么还这么高的利息。行业人员质疑,这是泛亚又挖个坑让人跳。

  关于收益的质疑

  泛亚和其合作的企业普遍说法是,不是泛亚在融资,而是泛亚的生产商利用生产的货物进行抵押融资。

  业内人士认为这个说法的硬伤太大。一是融资成本很高,二是任何企业融资都是有限度的,尤其是这么高的利息融资,当融资(泛亚称“受托”)只有几十亿元的时候,这个说法还勉强说得通,当泛亚融资飞速膨胀到435亿元,每年利息支付达到数十亿元时,泛亚仍在疯狂推广受托业务吸纳资金,什么样的企业对这么高成本的资金如此饥渴,而且永无止境?融资做什么才能覆盖这么高的融资成本还能盈利?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玩击鼓传花的游戏,泛亚拿后来加入者的钱支付前者收益。只有这种模式才对资金需求是永无止境的,而且对融资成本毫不在意,直到资金链断裂,系统崩盘。

  关于“限制了结”的质疑

  投资者反映,泛亚的合伙人不断威胁他们,不能出金,并限制了结“受托”业务,必须签订封闭不出金的协议,方可在新合同到期后出金,否则不给钱。

  业界专业人士说,泛亚这样做,绝对不是为了让散户出来,把机构留下。原因很简单,让账面好看,匹配率看上去不是太夸张,如果委托资金比受托资金多出几个数量级,根本没人敢进去。有人不了解制度的,一看,匹配率还行,于是就进来了。

  关于泛亚系的质疑

  泛亚的上海泛亚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在上海与投资者签订大量融资合同,然而,该公司被证明并没有经营权。

  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在司法协助公示信息一栏中特别规定,该公司“不得从事增值电信、金融业务”。那么,上海泛亚大量从事与吸纳社会资金活动是否经过相关部门批准?

  泛亚投资的厦门泛亚商品交易中心、厦门两岸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泛融(深圳)互联网金融服务股份有限公司都在开互联网金融服务平台,主要从事类似于泛亚模式的稀有金属仓单质押融资业务等。泛亚长期处于资金链断裂的危机之中,多个新泛亚长起来,从事着同样的金融平台,如何能保证公众在这些平台上的投资不存在危险?

  关于最新协议及承诺的质疑

  泛亚未曝光的新版《买入(委托)和资金受托业务委托受托协议》、《申请表(封闭365天)》、《泛亚转泛融协议书》、《质押贷款协方之补充协议》等显示,泛亚随意更改交易规则,强迫投资者签下城下之盟,这是交易所的重大事项,为什么没有公告。协议书表明,这是吸收公众存款,国家批准泛亚相关业务没有?投资者反映,这些协议他们签订后即被泛亚收走,不给投资者一份,到时泛亚认账不,如果泛亚改动内容,投资者投诉也没有证据。泛亚给投资者的承诺书,也由投资者签字画押后,被泛亚滞留而不给投资者。这如何保障投资者权益不受侵害?

  

  图为泛亚给投资者的承诺函样板

  泛亚要“自我救赎”?

  危机中的泛亚将何去何从?

  7月18日上午,记者再次来到昆明泛亚,申请参加泛亚与投资人的座谈会。泛亚方面称,这是他们的内部会议,不允许记者参加。而领导们则周末不上班,都在外地。

  当日,泛亚的公关公司向期货日报记者透露,有家世界500强企业要入主泛亚,泛亚股权将重组。

  泛亚要“自我救赎”?消息灵通人士进一步向记者透露,7月19日晚,泛亚高层组织在昆明授权服务机构负责人开会,会议确认泛亚与正威国际签约,正威国际持股51%而控股泛亚。同时据传,泛亚与正威集团会在近期就泛亚股权重组召开高级别新闻发布会。

  公开资料显示,正威国际集团是一家以有色金属完整产业链为主导的全球化集团公司,集团总部位于中国深圳,2014年全球排名295位。

  20日,今日头条等网媒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说两家确定重组,称正威国际不会傻到去控股一家涉嫌非法集资的企业,并以“笔者认为”说,这一点恰恰对广大投资者是一个利好,说明泛亚的经营是合法的,这些足可以让各种地方小网站和小报纸闭嘴停止瞎起哄,泛亚投资者也可以大松一口气。

  这几天,记者就在昆明。几天来,从全国各地前来昆明的投资者即泛亚称的合作方扯着条幅声讨泛亚,他们称并没有听说正威国际重组泛亚一事,何来“高兴”云云。

  对于业界纷纷传扬的世界500强企业正威国际重组泛亚一事,发稿前记者并没有从泛亚官方网站找到任何蛛丝马迹。

  7月20日下午,正威国际媒介专员范女士向期货日报表示,她是看到新闻才得知此消息,不过领导都在外出差,不确定新闻的真实性。记者发稿前多次致电范女士,但其始终未接听。20日,记者在云南省政府金融办,也没有听说正威国际重组泛亚之事。

  正威国际重组泛亚的消息没有得到官方证实,泛亚金融业务要移出云南的决心似乎已下。

  泛亚给期货日报记者的《红筹之父梁伯韬与云南省金融办刘光溪主任在昆会谈》材料显示,“泛亚的金融创新转移到了深圳”,这是云南的“重要损失”,刘光溪希望泛亚“在条件成熟的时候能够回到云南来”。

  我们没有看到泛亚的回应,看到的是泛亚2014年12月29日发出的最近一条微博:“想要投资理财,想要更高收益,就到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

  彩云之南,多变的泛亚,多情的泛亚,猜不透的泛亚。


来源/作者:期货日报 孙斌 谭亚敏 阙燕梅



CTA基金网 微信号:CTA55555

CTA基金网是中国期货基金门户网站,官方微信每日为您带来期货、期权、期货私募、对冲基金、泛资产管理等相关市场的最新资讯及研究报告。

Copyright © 广州门闩价格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