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门闩价格虚拟社区

多么梦幻的体验!一间酒店居然需要世界上最顶尖的19家设计事务所联合打造!

筑梦师2018-08-04 07:20:19

马德里希尔美洲之门酒店

是一个漂亮的混血儿,

来自13 个不同国家的

19 个世界顶尖事务所走到一起,

创造了它。



自由的梦想在此成真,文化、建筑与设计的多重视角在此汇聚。一件把感官叫醒,打碎色彩、材料与形状固有模式的杰作;一个带领客人置身创意与新奇的建筑空间;一次摆脱庸常的大胆尝试。总之,这是一座不一样的酒店。

马德里希尔美洲之门酒店,你就应该做梦——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项目,它让来自13 个不同国家的19 个世界顶尖事务所走到了一起。独创、奢华、创新与形式的自由,这些特质定义了酒店空间,为酒店客人带来前所未有的感官体验。每一层楼都展示了酒店客房的不同设计概念,每间客房都汲取先锋建筑与先锋设计的创意精华,对材料、色彩与造型作了一番全新演绎。创造性与挥洒的自由就是这些空间的最佳标记。

马德里希尔美洲之门酒店勇于追求不拘一格的设计,同时也未曾忽略舒适性。酒店客房中奢华精美的细节激发客人去探寻新的形式,去把玩、触摸、观赏,甚至去呼吸、嗅闻......去充分享用这个品质上乘而服务周全的独特空间。希尔美洲之门酒店的设计理念源于西班牙希尔肯酒店集团的愿景——在一座酒店中将对建筑、设计和艺术的不同看待方式熔于一炉。

三年来,希尔肯集团为酒店的建设倾注了大量心血。酒店将要在这片总面积逾34 000㎡ 的场地上款待来自不同国籍与文化的来客,每一个参与项目的人都投身于一个共同的理想—让这里成为一个以自由创造为旗帜的“交汇点”。每个楼层都采用了相同的布局,一出电梯就能看到一个中央大堂和一条通往两边酒店客房的过道。这座酒店为建筑师们提供了一块空间,让他们通过设计、摄影和文学来表达出自己和作品中最好的一面,以及个人的文化风格和看待世界的方式。马德里希尔美洲之门酒店堪称一件历时数年、体量惊人的巨作,最多的时候需要650 多人同时劳作,方才成就了这样一件独特的艺术品。


PLANTA
1
 

一层
扎哈·哈迪德
Zaha Hadid
 柔曲线条,动感空间
扎哈·哈迪德,伊拉克裔英国女建筑师,曾获普利兹克建筑奖。
代表作:辛辛那提当代艺术中心、北京银河SOHO等。


过去,扎哈·哈迪德(2004 年普利兹克奖得主)往往更以未建成的作品得名。情况直到最近才有所转变。在过去,惊艳于其设计的业主不计其数,但设计造型所伴随的难题又极难克服。然而这些都已成为过去。如今,她那曾经超越了时代几个光年的标志性动感空间业已成为一种标杆,在世界各地都可寻见。不论是谁,只要有幸一睹她的建筑,都能从中获得想象力的启示。

扎哈为酒店设计的这个客房让客人感觉走进了一部科幻小说,矛盾的是,这超越现实的情景又是真实的,触手可及。扎哈·哈迪德借助数字化设计创造了一种语言,让人们敢于幻想不一样的世界。诸如德国魏尔阿姆赖因的维特拉消防站和德国莱比锡为宝马设计的建筑作品都让她成功跻身行业顶尖之列。

当客人走出电梯,来到大堂,就会看到一个充满动感与变化曲线的空间。客人首先会注意到一个造型弯曲修长的灯(或许因为形似飓风,名叫Vortexx,取意于“Vortex”,漩涡)主导了整个空间。灯是由哈迪德和帕特里克·舒马赫共同为品牌Sawaya&Moroni 而设计的,非常引人注目。它被置于与视线平齐的高度,目的是让客人可以细细欣赏每一处的曲折变化。


间最大的特点在于地板与墙面皆为白色,造成空间宽敞和线条清晰的效果。同样值得一提的是为门设计的照明方案。门上的一长条LED 灯可以照亮客人的留言,让酒店工作人员确切知道客人是需要点早餐,打扫房间,有东西要维修还是不想被打扰。


在客房内部,床、桌子和其他家具都是从同一片LG 豪美思人造石上延伸出来的,造成了一种幻觉,好像客人只需一个指令就能让它们再收回墙壁里去。


建筑师为这座酒店专门设计了一个极其宽大却又看起来轻盈的座椅。床则由位于床头板下方的卤素灯照明,方便客人在躺下放松时还能进行阅读。卫生间从地板到天花板通体颜色与客房颜色保持一致。浴缸和洗手池完全连为一体,马桶是斯蒂凡诺·乔凡诺尼为意大利家用品设计品牌艾烈希设计的,与哈迪德建筑标志性的圆润未来主义线条配合得恰到好处。废纸桶也是专为酒店而创作,非常考验客人的想象力,因为你很难找到它。


PLANTA
2
 

二层
诺曼·福斯特
Norman Foster
优雅与柔韧
诺曼·福斯特,“高技派”的代表人物,曾获普利兹克建筑奖。
代表作:香港汇丰总部大楼、德国法兰克福的商业银行大楼等。

福斯特的设计一直是优雅与高技的化身。在这里,他随心所欲地施用造型和材料,充分展现奢华与声色,更让客人彻底将马德里大都市的纷扰抛在脑后,这才是设计的主要目标。目标实现的灵感源于巴斯克雕塑家爱德华多·奇利达酷爱的材料组合,奇利达本人也是福斯特的好友。福斯特认为自己打造了一座“完美的城市庇护所”。


一个是巴斯克雕塑家,一个是英国建筑师,两个极具创造力的艺术大师共同塑造了这个设计—它混合了玻璃等高技材料和毛毯皮革的温暖质感,既刺激人们的情绪,又微妙得难以言喻。走入二层的大堂,最先迎接客人的是中国艺术家展望的雕塑。四周墙面包裹了米白色皮革,为客人营造出一种私密感。

接着往下走,走廊两边的墙面就像一个个巨型背光式半透明玻璃灯笼,让空间显得更加动感,同时这也构成了将走廊与客房室内连接起来的核心要素,—客房淋浴间墙面同样采用了这一设计。
除此以外,浴室天花板是一块背光的拉伸帆布,让客人仿佛置身一座人工日光浴场。福斯特标志性的高技理念在此项设计中再次得到了体现。人们在浴室会觉得自己成了一部科幻小说的角色,而不是入住马德里市中心酒店的游客。总之,这是一个柔韧、动感和技术性的空间。
PLANTA
3
 

三层
大卫·奇普菲尔德
David Chipperfield
奢华与私密

大卫·奇普菲尔德,德国建筑设计师,崇尚极简主义建筑哲学。
代表作:德国柏林新博物馆、英国BBC苏格兰总部等。
“让我们想象一个有着奢华背景的私密空间。我们设计的房间使用了赤陶和大理石等名贵材料,这些材料本身都可供观赏。我们设想的是一个洗练的空间,去除了繁冗才能充分让每个元素的价值凸显。很少有业主会让我设计酒店客房却不给出任何限制条件。这对我而言是我一个难得的机会,可以设计一个我自己最心仪的那种房间。”戴维·奇普菲尔德从这一理念出发,呈现出来的设计显得简单朴素,却又让人感到宾至如归。
通体黑色的走廊传达出一种深邃与私密的感觉,客人仿佛走在一个时光隧道里,不知道自己正在去往历史的哪一个时间和地点。
天花板的三角形管束就试图营造出这种空间的深邃与连续,让人忘记自己身在何处。放松与私密被放在了首位。此外,大堂和走廊的墙面都涂有 DM 漆,每隔一段就有一道灯光,更加强了走在时光隧道中的感觉。

PLANTA
4
 

四层
普拉斯玛工作室
Plasma Studio
几何练习

普拉斯玛工作室,行业领先的新兴建筑和设计实践事务所。
代表作:意大利山地阶梯酒店、北京凹陷花园等。
普拉斯玛工作室还很年轻,却能在竞赛中脱颖而出,参与这个项目。

普拉斯玛工作室由伊娃·卡斯特罗和霍格尔·克内共同创建,其大胆的设计采用了几何线条和不锈钢等冰冷材质,专注于各类复杂造型、数字化以及非常规的工作方法。

正如他们自己所说,他们“试图走出将酒店塑造成模样千篇一律的温馨港湾的陈旧套路”,并且从最开始就意识到,这个酒店项目并不寻常,是一个“当代建筑的标杆”。
他们努力将空间的可能性发挥到极限,用设计将客人的想象力与灵感点燃。对还不了解普拉斯玛的人来说,现在是发现理解他们的好机会。


PLANTA
5
 

五层
维多里奥&卢基诺
Victorio & Luccino
时尚装点的室内设计

维多里奥&卢基诺,西班牙时装品牌Victorio & Lucchino创始人。
代表作:高级定制时装、婚纱等。


舒适宁静定义了维多利奥& 卢基诺为马德里希尔肯门美洲酒店设计的房间。在这里,让客人觉得舒服是根本前提。温暖的材质和色调温馨怡人,整个氛围好像要将屋里的人哄睡着一样。
维多利奥& 卢基诺追求的是一种“奢华而不失惬意”的状态。每扇床头板靠着的墙上都挂着一幅独一无二的画,是艺术家希欧·克鲁兹专为这座酒店绘制的。
采用了圆角的黑色家具也是著名设计师定制。然而维多利奥和卢基诺二人的作品中最独特的地方还是选用的织物——用于编织精美的双色床罩、窗帘和靠垫的亚麻、天鹅绒和棉布;用金属扣件固定的红色天鹅绒底座;内部为黄金的红色天鹅绒屏风;参考了中式家具风格的红黑两色扶手椅。客房采用了传统的布局,床边有一张桌子。

PLANTA
6
 

六层
马克·纽森
Marc Newson
简约的奢华与舒适

马克·纽森,著名工业设计师,跨度最大、最有影响力的设计师。
代表作:"Felt"椅子、Ikepod 腕表、“超星级飞机”室内设计等。
用简约和舒适两个词来形容马克·纽森为希尔肯门美洲酒店设计的第六层,再合适不过。在他看来,酒店客房应该从最开始就诱使客人放松下来;一切陈设都应该伸手可得,客房内部的元素之间不会相互干扰,争夺客人的注意力。
“我是酒店的常客,在世界上的许多酒店都住过,这次机会十分难得,让我能对其他酒店出现的恼人问题做出一些改善。”纽森的设计构思几乎是非常单纯的;人们可能甚至感觉不到这是一个“设计出来的空间”,但最终呈现出简约又新颖的效果。
马克·纽森为第六层空间室内陈设选择了漆成亮红色的木材。地面的材质在羊毛地毯和大理石之间切换。设计的方向是让一种既现代、令人兴奋又能舒缓神经的氛围将客人环绕,每个元素都各自独立不会对其他元素构成干扰。这两个公用区的设计去繁就简,为客人走向自己房间时提供了一个安静的过道空间。

纽森最重要的作品——意大利家具卡佩里尼设计的“Felt”椅子或者洛克希德铝制休闲椅—都具有柔软弯曲的线条,给人休息和放松的暗示与鼓励。这一理念同样用到了酒店客房的设计中。纽森主要选用了白与灰,将两种色调混合起来。

客房里的床也是纽森设计的,好像一座孤岛,或者一个孤立于其他元素的绿洲,床的四周包着皮革,同样的材质也用在了床头板和床头架上。地上铺镶了涂油橡木地板,为室内带来一些自然暖意。纽森还设计了一个多功能的家具。总之,一切都轻松惬意,一切都触手可及。这也是纽森设计的长处。此外设计师还专为美洲之门酒店创作了一套桌椅。

PLANTA
7
 

七层
朗·阿列德
Ron Arad
曲线与曲线的交织

朗·阿列德,以色列设计师,擅长将家具、建筑与艺术融为一体。代表作:以色列霍隆市设计博物馆、Rover Chair、Gomli椅等。

人们常说朗·阿列德的作品充盈着现代艺术的能量。他无疑是当前设计领域的一面旗帜。他的灵感似乎永不枯竭,而所有作品都取得了商业上的成功。
他还是伦敦的皇家艺术学院教授,许多如今极为优秀的设计师都是在他的指导启发下成长起来的。此次在美洲之门酒店项目中,阿列德设计了一个有着柔和曲线和极度奢华细节的空间。
从七层的大堂摆放着一个反光玻璃丝材质的环形沙发、泡沫状物和深灰色的阿尔坎塔拉材料,从中可以一窥阿列德设计的圆曲主题。墙壁上悬挂着LED 屏放映着不同图像。
两块地方的地面都是弹性树脂材质,天花板朝下弯曲,似乎是在向客人猛扑过来,而实际上却营造出一种舒适温馨的摩登之所。

PLANTA
8
 


八层
凯瑟琳·梵德雷
Kathryn Findlay
运动中的光

凯瑟琳·梵德雷,苏格兰女建筑师,Ushida Findlay建筑事务所。
代表作:东京的桁架墙住宅、毛绒住宅等。

苏格兰建筑师凯瑟琳·梵德雷作品的创新之处在于打造了一个交互的空间。她对融合技术与建筑的兴趣也体现在与交互设计师杰森• 布鲁杰斯的合作上。

最终二人成就的室内空间足以刺激感官,创造惊喜,客人除了被牢牢吸引住以外根本别无他想。此外,客房内部全部以布帘区隔,就连壁橱也没有装门。总体来看,设计散发着浓浓的女性色彩,令人浮想联翩。

梵德雷和布鲁杰斯认为客人应当和空间做游戏,应当去主动发现空间,并从这种交互中发现自己。大堂长凳形似一个个球茎,组合成一座微型迷宫。这里万事俱备,只等客人走进。

它是对空间的互动性构思,互动性这是两位设计师进行设计的根本性前提。他们为大堂专门打造的纤维光学面板被布鲁杰斯称作“记忆之墙”,会将客人的动作捕捉下来,之后再在彩色点构成的面板上放映出一个扭曲的版本。大堂的天花板是一面外翻的拉伸帆布,仍像一块球茎。

PLANTA
9
 


九层

理查德·格鲁克曼
Richard Gluckman
色彩之盒

理查德·格鲁克曼,纽约格鲁克曼·梅纳建筑师事务所主设计师。
代表作:北京佩斯画廊、德意志柏林古根海姆博物馆等。
格鲁克曼的灵感取自“盒中之盒”,这个概念有助于对如此狭小的空间内的一系列行为的路径进行组织,最终目标是让入住酒店与居家体验相区别。
为此,设计师以特殊的方式运用了铝、塑料盒玻璃等工业化的材料。格鲁克曼设计中简洁的空间组织、独特的光线和对多余元素的摈弃都令人惊奇。

9 层有着工业色彩的外观。走廊看起来像一座工厂内部的走道,或是刚刚装配完毕的办公空间,天花板、大堂墙面和走廊的纤维水泥进一步强化了这一印象,而地面铺着的又是羊毛地毯。门顶、房间和房间号都由地面的LED 照明,构成了走廊里仅有的光源。
正如所有工厂式的空间一样,这里也以灰色为主色调。通高的房间名录就位于走廊入口处,是一块半透明的背光玻璃板。建筑师通过光与色彩的游戏将客人引向他们的房间。

PLANTA
10
 

十层
矶崎新
Arata Isozaki
和式传统

矶崎新,日本后现代主义建筑设计师,作品风格兼具东方特色。
代表作: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卡塔尔国家图书馆等。

在他设计的空间里,矶崎新似乎是以精挑细选的材料及色彩的组合模糊了现实与虚构的界限,在这个失之轻浮的地方创造了一个充满宁静和幸福感的场所。
矶崎新采用了顶级材料,将日本文化带到了马德里美洲之门酒店的第十层。
不论是在沐浴、打开一块门板还是看电视,客人都能够从房间内的不同动作中感受到空间里东方情韵的渐次显现。

这两块地方的核心概念是对比。大堂是一个十角形,涂以特殊的白色刮漆并铺设了大理石砖,与走廊粗砺的深灰色漆以及黑色的羊毛地毯形成了鲜明对比。


其效果就是让客人在白色大堂时就对隐藏着的部分产生期待,尽管两个高度极简主义空间的存在是为了让客人变得更加冷静、祥和。

PLANTA
11
 


十一层
哈维尔·马里斯卡尔 &
费尔南多·萨拉斯
Javier Mariscal & Fernando Salas
震动”

哈维尔·马里斯卡尔,西班牙画家、影片制作人、设计师;
费尔南多·萨拉斯,西班牙设计师,作品:埃尔莫利诺剧院设计等
“简单地解决问题而不是炫耀造型或复杂技术;含蓄克制,功能主义,持久耐用,力图在一个多功能、而非仅仅是卧室的居所创造视觉的角度。” 哈维尔·马里斯卡尔如是定义他为马德里美洲之门酒店11 层所做的设计。
马里斯卡尔曾担纲同属希尔肯集团的毕尔巴鄂圣主大酒店的设计——那座酒店就在毕尔巴鄂博物馆对面—因此他对这类设计并不陌生。

出了电梯就能看到大堂中马里斯卡尔的“仙人掌”雕塑,它由可丽耐彩色人造大理石制成,立于不锈钢和铁的双层台座上。
这片区域的地毯是橙色的,与走廊的绿色条形米卡家具塑料贴面调形成对比。整条走廊都是透明光盒造型的照明玻璃柜,摆放着各种马里斯卡尔设计的作品,让通向房间之路更加有趣。
在客房内部,马里斯卡尔(1950 年生于瓦伦西亚)说他尝试传达出“震动,一种身处舒适空间的兴奋体验”。他的灵感:“最初受到20 世纪50 年代功能主义的启发,但后来的思路跟这个关系不大。”

PLANTA
12
 


十二层

让·努维尔
Jean Nouvel
摄影与建筑

让·努维尔,法国当代著名建筑师,擅长采用钢同玻璃及光要素。
代表作:瑞士琉森文化会议中心、哥本哈根音乐厅等。

在酒店的12 层,这位法国建筑师设计了一共12 间套房, 其中两个摄影家—荒木经惟和阿兰· 弗雷谢尔在设计与概念中举足轻重。
由于十二层的主题是享乐至上,努维尔决定用整面墙壁来展示这两位摄影家充满趣味的人体和自然作品。

荒木经惟的摄影占据了酒店西边的客房,其表现与冲击力令人难忘。弗雷谢尔的作品覆盖了东翼的房间,是彻底的抽象。较大的套房中有一间安装了通高玻璃幕墙的临街客房,可以一览马德里的都市风景。
所有房间都设有滑动板系统,地板和天花板上都有滑动轨道,让客人按照自己的想法来组织空间。事实上,这一点正是努维尔客房最突出的特点,即让客人成为建筑师,对房间按照自己的品味进行再设计。也许你想要的是一个大的浴室或者宽敞的起居空间,这一切都可借由滑动板来实现。

花园以及连接酒店的小公园等景观项目由 Harriet Bourne 和 Jonathan Bell 共同设计。他们的观点是“植被与建筑的结合至关重要”。
意大利设计师特里萨(Teresa Sapey)塑造了设有644个车位的停车场。她启用了色彩与图形,这“不但对于抒发个人情感具有相当的吸引力,实用性也必不可少”。
特里萨 Teresa Sapey
英国设计师约翰·帕逊(John Pawson)一贯主张竭尽所能的去除所有装饰,只以空间、光线和材质作出空间变化。在他负责设计的酒店大厅与会客室中,大面积的运用原木,以类似日本传统千条格子形成流动半穿透的空间,塑造出享受平静与安宁的空间。
约翰·帕逊 John Pawson
 法国设计师克里斯汀(Christian Liaigre)设计的餐厅融合了西班牙文化的很多方面,特别是来自加利西亚 (Galicia) 加泰罗尼亚 (Catalonia) 和安达卢西亚 (Andalusia) 地区的文化。

来源:主角角色


Copyright © 广州门闩价格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