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门闩价格虚拟社区

我和无线的故事(五)

RadioFly2018-06-12 17:23:18

广州地铁4号线,高架段无线系统天线的掉落是仅次于无线丢失导致列车紧急制动之外的另一个令人崩溃的问题。



在前几年,会经常性的听到由于AP天线的掉落,导致动车调试点的取消的消息。关键是掉落的天线,挂在半空,在来回列车的运动中,做着不规则运动。为此,地铁公司做了一个神器,专门用来收拾脱落的AP天线。


这里大概介绍一下,AP天线的安装方式,一个天线杆,顶着4个天线,天线和天线杆之间采用连杆连接。这就是AP天线的安装方式。说起4号线高架段AP天线的掉落的事情,这个历史要追溯到我进入西门子之前,我来之前的这段历史也是由前辈们口口相传下来的,我现在也口口相传一下。

 

 广州地区位于我们伟大祖国的南端,典型的亚热带海洋性气候。夏季海洋暖气流形成高温、高湿、多雨的气候;同时常伴有热带气旋侵袭,风速可急剧增大到8级以上的大风。而4号线的高架部分正处于广州市区和南沙之间的空旷地带。恶略的气候,在这里发挥得淋漓尽致。在这样的环境下,无线系统的天线套装彻底的不淡定了。

 

在我进入西门子之前,就曾经发生过整个天线杆被“连根拔起”的场面。于是西门子进入了漫长而艰辛的更换天线杆(比以前的天线杆更粗)的过程,司机是最能见证这伟大壮举的人,一根绳子,一头连着着天线杆,一头连接一堆人的手臂。买着力气从地面将它拉到高架桥上。就这样凭借着一双双手,一个个肩膀,干走了我的同事。迎来了改造的“顺利”。在以后的日子里即使再大的风浪天线杆始终也没有倒下来。这是第一次的壮举。

 

灯永远是不省油的,天线和天线杆之间的连杆终于开始发飙了。西门子借鉴了AP天线杆的经验,将连杆又加粗了一倍,那么又顺其自然的进入了下一个伟大的壮举中,这是第二次壮举了。但是,事与愿违,加粗的连杆最终也没能挤挡住,残酷环境的千万次的蹂躏。一些抵抗力较差的连杆开始败下阵来。同时天线也好像受到了连杆的感召,也开始终结它自己的生命。



换新的,我终于也有幸继承了前辈未完成的这项事业。开始了再再一次的壮举。有诗为证。



“昨夜狂风撼天线,独上高梯,未见回头路。”


“明月别枝惊鹊,冷风半夜虫鸣。身穿劳保头戴灯。拿起扳手一拧。”

 

客户的烦躁和无奈,终于它又成为了开口项中的2条。开口项是这样描述的“在天线改造后,AP天线的胶套有损害和脱落”,“AP天线的底座损害”。

 

客户的满意永远都是我们努力的方向。为了关闭这个开口项,从德国搞过来一批底座,其做工精美大方,一丝不苟。使人不得不佩服老牌工业强国的制造业的水平。正在我们觉得有了依靠的时候,二爷(我们的老同事,如果他还在留在公司的话,估计就没有木头什么事情了。可惜他被泰蕾兹挖走了)不小心将一个连杆从桌子上推到了土产8楼的水泥地板上,水泥地板没事,连杆的一个角折了。这是当着大领导的面做的“好事情”。不言而喻,用这个替换方案也就夭折了。



鸭子还是能被赶上架的,关键要看赶鸭子的人。我这只鸭子也被赶上了架。参考既有的连杆和底座的设计,一种不锈钢材质的套件在老朱的帮助下诞生了。本想参照德国连杆之间的咬合工艺,奈何国内的生产工艺落后,在不锈钢上绣不出那样精美的图案。我们美其名曰“实力派”



拿到套件后,其分量高出德国人做出来连杆的1倍有余。分量大意味着需要连杆和底座之间要有很大的摩擦力(咬合力)来支撑。无奈之下,采用自锁螺丝增加连杆呵底座之间的摩擦力,使其在大风大浪中也能昂首挺胸。


 20129月,试装终于开始了。原先担心的摩擦力不够,可能导致天线低头的问题,最终也没有出现(不过我现在还是很担心的,假如有一天,我离开了4号线也许就再也不担心了)。这种连杆和底座在体验了3个月的4号线环境之后,20131月,迎着新的一年的曙光开始了实验性的更换。最终在更换了部分AP之后,又送给了地铁客户一部分备件之后。这个开口项也就被关闭了。



下面在说说,“在天线改造后,AP天线的胶套有损害和脱落”话题。在4号线线路上不光信号系统传输用到了2.4Ghz的柱状天线,通讯也用到了这种类型的天线。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天线们同在一个天地,差别还是挺大的。

 

通过各种手段,我们了解到了通讯天线的供货商,然后就开启了我们(这时,周老板已经接管了4号线的项目经理)的健博通之行。

 

健博通,它是一家位于佛山的通讯天线的供应商。厂家很热情的接待了我们,还参观了他们的厂房和实验室。不得不说这是一家十分正规的公司。经过1个中午的交谈,最终这家公司的现有产品中,没有任何一款满足我们要求的产品。如果开模制造,订单数量需要在2000个以上,否则制作成本太高。但是我们并没有那么大的胃口。这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在这之后,西门子从欧洲采购了HUBER+SUHNER公司的天线产品,用来替代现有的柱状天线。这种天线,不管从外形设计还是外壳的材质上,都比柱状天线优秀很多。很快我们就在4号线的试车线安装了这套天线,(本来是有一张引以为自豪的图在这里的,可惜找不到了。)随后又在正线试安装。一段时间后,西门子在答应免费赠送给地铁客户一批天线后,这个开口项也就关闭了。

 

从那以后,AP天线埋下的坑,终于被填平了。但是,我感觉我好像又挖了一个坑。



Copyright © 广州门闩价格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