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门闩价格虚拟社区

游戏的十二餐(2018.01.01)

张泠西码字旗舰版2018-07-15 14:55:19

安全无误地送席清浊到了哥伦比亚大学内部的考古研究所大门口后,张藿想调转车头开去中央公园,平日里这边比周末人数稍微见少一丁点,毕竟号称“纽约后花园”,它不只是当地居民的休闲场所,也是来纽约的旅游者必来的圣地。

在早晨进入这所大公园内,并不意外会遇到极其多跑步或是骑行锻炼的人群。张藿想没有跑步时听音乐的习惯,所以只是做了一番简单的热身,便沿着宽阔的环园大道柏油路向前跑去,因为是冬季,路周边再茂密的丛林风景也变成一片片萧萧瑟瑟的灰色,从来到曼哈顿到现在,还没有下雪,因为几乎每天都来这边锻炼身体,所以这座公园的景致从最初的陌生惊艳,已经在这段时间里变为熟悉和略微的重复性厌倦。

她期待一场异国的大雪,可以装饰和重新审视这里的世界。更重要的是,方便在周末,拉早就对这里很熟悉的席清浊出来一起看看雪景……边想边跑出大约有三公里,这基本已经接近她每天的跑步量,但今天她忽然想增加一下运动量,所以还是没有放慢速度,继续向前跑去。

又跑出接近两公里的距离,身体的排汗量已经很大,心肺也有些超负荷运转的感觉了,张藿想这才慢慢减缓速度,并最终靠在一排树林外的护栏边驻足休息。

掏出随身的水壶喝水时,她眼角余光瞥到斜后方粗大的树干上有一道小小的影子一闪而过,她确认那不是错觉,便直起身向那棵树走去,站在围栏外左右瞄了半天,最后,那道影子从靠树冠的位置盘旋而下,伏贴在树干正前方,盯住了她。张藿想这才看清那是一只松鼠,背部到四肢是由深到浅的褐灰色皮毛,但毛色在阳光下微微发红色,蓬松的尾巴呈明显的褐红色和黑色,腹部则是白灰色的,整个皮毛看上去健康光亮且柔软厚实,一双黑豆般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手里的水壶,小爪子警惕且不安分地在树干上勾着,小鼻子一耸一耸地动着,仿佛闻到了好吃的食物的味道一样。

张藿想对这么可爱的小动物没有任何抵抗力,赶紧低头从自己的运动腰包中掏了掏,然后拿出两块巧克力和三个小橘子,反复看了看之后,她仰头对小松鼠说道:“巧克力不能给你吃了,橘子的话,你爱吃吗?”说完把其中一个小橘子举向它。

松鼠“嗖”地一下子躲到了树干背面去,张藿想“啊呀”了一声,嘴里“啧啧啧”地呼唤了几声:“出来啊嘿!不是你找我要吃的吗?给你你又害羞?还是你不爱吃橘子?嗯?”

正在她擎着个橘子,看似在对一棵大树念叨不休时,不远处有一个穿着便服的高个头男子走了过来,审视了她两眼后用英语问道:“女士你好,请问你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张藿想收回有点发酸的胳膊,笑着看了他一眼,也用熟练的英语回答说:“没有,我只是在逗一只好像饿肚子的小松鼠而已。”

白皮肤的男人却不像她那样嬉皮笑脸的,又问道:“看上去你不是本地人吧?日本人?中国人?来这里做什么?”

张藿想又看了他两眼,还是笑着说道:“看上去您是一位警察,是休息日出来玩儿?还是便衣执法?需要我直接出示证件吗?”

男人似乎惊讶了下,但随即向她亮出了自己的警察证件:“既然你看出我是警察,那我有权力……”

此时他身后有一个女人不太高兴地喊了一声,大概是叫了他的名字,及时制止了他将要说完的话,随后快步走过来轻推了他一把:“你这是在干什么?她又没做什么违法的事!”

男子立刻说道:“但是我认为……”

女人依旧很不高兴地打断了他的话:“你总是这样自以为是!警察如果都像你这样喜欢随处显摆自己的身份,我不知道那算是好事还是坏事。”

张藿想无声地咂着嘴巴眼看这两个陌生人在自己面前产生争执,后来的这位女士也是白皮肤,褐色长发,很漂亮的浅蓝色大眼睛,穿着平底运动鞋目测在一米七上下的身高,从她和那位确认是警察身份的男士说话时的神情和微动作判断,她很有可能也是名警察,并且从两人说话的内容判断,他俩今天应该是休息日相约出来遛弯的,但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导致男警察的情绪很不好,所以路过他俩附近的张藿想成了他的出气筒……清了清嗓子,她打断他俩的对话,并耸了耸肩问道:“不好意思,请问,我还需要出示我的证件吗?”

那名女士立刻向她抬手说道:“不需要,不好意思,打扰到您了。”随后又对那名男士说道,“我现在认为在好不容易得到一天休息日的今天答应跟你出来,就是一个天大的错误,我现在想静一下,重新考虑咱俩的关系,所以请你离开,或者如果你坚持要找这位无辜的过路人撒气,那由我离开,好吗?”

男警察瞪大双眼,随后向她使劲地摊了摊手:“好!随你开心!我走好了!”说完挥着手大步地走开了。

那个女人也不理他,只是转头对张藿想说道:“我很抱歉,我的同伴做了一件很不友好的对待国外来客的官方示范。”

张藿想很大度地笑道:“虚惊一场,希望不会有下次了。”说完转头看了看那棵针叶树,松鼠似乎已经彻底不见了踪影,便有点遗憾地收起了橘子。

女人却对她很有兴趣地问道:“你是哪国人?是来纽约游玩的?”

“我是中国人,来纽约算是游玩,也算是探亲吧。”张藿想拉好腰包的拉链,对她又是一笑,“如果您没有其它问题了,我打算……先走一步了。”

“当然,嗯,祝你好运!”女人也笑起来,嘴巴有点大,但很性感,并挥了挥手,“再见!”

“也祝你开心。”再什么见,还是再也不见的好!张藿想还是很礼貌性地冲她挥了挥手,率先举步离开。

开车在中央公园附近闲逛了许久,中午在附近的快餐车排了两个超大份的自制肉饼和一大份薯条,回到家,食物都还是温热的,她张大嘴在肉饼上咬了两口,然后拍了个照片给席清浊发了过去:终于吃到你说的那个很好吃的那个肉饼了。

席清浊大概也在午餐休息时间,所以很快给她回复了:看上去依旧不错,你觉得好吃吗?

张藿想笑着飞快打字:好吃!但美国肉饼和中国肉饼明显不是一个画风,还是中国肉饼更好吃一些!

过了一会儿席清浊回道:我也是这样认为的,所以,今晚你要不要尝试做肉饼?

张藿想赶紧嚼着肉饼拍了拍手上的油渍,回道:我可没做过那么复杂的食物啊,但我可以做,关键是你敢吃吗?

席清浊回道:好吃算你的功劳,吃坏了算我自己的。

“得嘞!”张藿想对着手机笑了起来,从沙发上一个挺身跳起来,先给她发了个“那今晚还就吃肉饼了”,然后开始疯狂搜索肉饼的做法。

就在她锁定了一款名为“老北京门钉肉饼”的图片对着流了一顿口水,并开始研究做法里的“适量的水”、“适量的普通面粉”和各种“适量的”佐料究竟是多少量时,外门被敲响了。

她通过门内的门禁显示器看到门外站着的是隔壁家的那个初中男孩,便将门打开了。

男孩儿上来就很自来熟地打招呼:“嗨!美丽的姐姐!下午好!我是住在您隔壁的Evan!今天上午怎么样,过得开心吗?”

张藿想近距离看着他,盯了会儿他鼻梁附近有点密集的青春期小雀斑,便回答说:“还行吧,有事吗帅气的Evan小伙子?”

Evan看她正面回应了自己的话,登时很开心地继续说道:“是这样的!我和我的乐队……呃!你应该知道的,我有一个小摇滚乐队,我们预计本周末在我们这个小区的公园音乐角进行一场演奏会,我们首先对自己周边的人群进行邀请,希望你们能赏脸来观看演出——VIP坐席票,现在打折出售!”

张藿想看着他不知道从哪儿变出来的两张设计得还挺好看的纸质票,登时笑了起来:“哦,后天不就是周末了吗,你这票卖得有点仓促啊。所以,打完折后是多少钱一张?”

Evan显然也在考虑这个问题,使劲眨着眼看了她一会儿,回答说:“六十美元一张票!最近的坐席!免费送荧光棒!送各种饮料!”

张藿想马上抬手就要关门:“哦。太贵了买不起。”

Evan赶紧扯住门:“呃……最低五十!真的已经最低了!我们乐队的首演啊,你可以在演出结束后跟我们合影!签名!而且,而且我们对音乐对摇滚的爱是真挚的,并不是为了追求盈利,只是需要启动资金!”

“我不知道你们美国怎么样,但你这套说辞放中国还没有烂大街的水平呢。”张藿想笑着说道,“要不换个方式吧,比如,你在你们乐队里是什么角色?”

Evan马上很骄傲地挺了挺胸膛:“我是主音吉他手!”

“哦!”张藿想高看他一眼地拍了拍手掌,“那你看这样可不可以,我可以买你两张票支持你的乐队,但接下来的日子,你没事的时候,教我弹吉他怎么样?”

Evan犹豫不决地看了她好几眼:“教你弹吉他吗?总得有个期限吧,如果教不会呢?”

“我以前念大学时还是学过一段时间吉他的。”张藿想马上做了个弹吉他的姿势,然后笑道,“简单的曲子还是没问题的,但好多年了,现在可能生疏了。”

Evan“哦”了一声,但还有点不确定:“那你为什么突然又想学了?”

“因为我想学了啊。这样,你就教我三个月,保证每周有24小时的教学时间就可以,怎么样?”张藿想笑问。

Evan为难地挠了挠头,转头看了看她家外面,最后视线锁定在斜前方闲置的车库那儿,眼睛顿时亮了,指着车库说道:“要不我不收你的票钱了!你家的这个车库借给我的乐队排练怎么样?就借我一个月!外带我和乐队的节奏吉他手一起教你一个月的吉他!如果你还没学好,剩下两个月由我来继续教。”

张藿想瞅了瞅那个车库,想到席清浊曾提过那个车库一直闲着,只是偶尔给她父母过来停车用的,便撅嘴想了想:“啊,你这小子还真是会做生意……你家的车库呢?”

“我家要换一辆大的新车,我爸妈要把车库重新装修一下,但我们乐队一个月后有一场比赛,这期间肯定不能停止练习,所以我们正为这件事发愁。”Evan也无奈地扯了下嘴角说道,“而且据我观察,你们家有两个车库但只有一辆车,所以如果你能帮这个忙,演出票什么的我自然不会要你的。”

张藿想笑了笑:“但车库的事我说了可不算,要不明天吧,我今晚问问这房子主人的意思,明天再答复你。”

“那再好不过了,谢谢你!”Evan将两张票递给她,“票先送给你,作为我的诚意!相信你也会帮我拿到使用车库的许可的,漂亮的大姐姐!”

张藿想接了,并笑着单臂靠在门上说道:“少拍马屁了,以后叫我藿想,或者Hosense吧。明天见,Evan。”

“明天见!Hosense!”年轻的小伙子充满希望并开心的跳下小楼大门外的几层台阶,背着松垮垮的大书包跑向家那边。

张藿想看了看手里的两张票,有点为难又有点没辙地笑起来,转手关门回去压在客桌中央,然后继续研究门钉肉饼的做法。

近傍晚时分,她比以往提前一些出门,开车去接席清浊下班的路上,在超市将做晚饭的食材都买好,然后按时按点地接到了席清浊,并在她上车坐好以后,主动笑嘻嘻地给了她一个吻:“今天没加班啊?”

席清浊扣着安全带,不期然地被她吻了这一下,便好奇地抬眼看了看她,并不由得莞尔:“今天没什么额外的事要忙……但你今天是有什么开心的事吗?”

“不算开心的吧,主要是有两件事要跟你讲。”张藿想开着车,“回家再说。”

回到家,席清浊帮她将买到的牛肉肉馅和新鲜的葱姜等配料拎进楼内,在她清点时,看到了桌上的演出票,立刻拿起来看了看,接着便问道:“这是什么?”

张藿想把下午Evan来卖票的事儿讲了,并留意着她并没什么太大变化的表情,问道:“所以我只是想帮他问问,车库能暂时借给他一个月吗?”

席清浊把票放回桌上,解下脖颈上的小围脖:“车库的事可以等下说,我现在比较关心你为什么突然想学吉他了。”

“闲得慌嘛,想复习下以前没贯彻到底的才艺,不行啊?”张藿想笑哈哈地说道。

“……好吧。”席清浊想了想,“那学完了以后呢?只是多了一门才艺这样?”

张藿想放下手里的大葱,一步步走近她,然后贴着她的鼻尖笑道:“想弹给你听,你就非得我把话说穿了,弄得这么没浪漫感才行吗?”

席清浊没有退后,只是同她互望了一会儿,跟着就忍不住地主动抱住她,靠在她肩上笑了起来。

她笑得美丽不可方物,张藿想忍不住地歪过头去寻找她的唇。

席清浊由着她亲了两下,随后又推开她:“你身上现在一股大葱的味道。”

张藿想赶紧闻了闻自己的手,确实一股葱味儿,登时笑着拎起食材往厨房走:“先做晚饭吧,随时欢迎席老师进来指导一二啊。”

席清浊换完衣服才进了厨房,看她在小面板上揉面,洗了把手,用手指戳了戳面团:“软度还不错,这是你和的面吗?”

“那除了我也没别人了啊。”张藿想一边卖力地揉面一边说道,“我看网上的说法是做肉饼不需要发面,用开水和面就成,找了半天面和水的剂量,和面的时候糊了两手黏糊糊的面筋……不过谁让我聪明呢,反正稀里糊涂地做了,但就是做成功了!”

席清浊转手又戳了下她的脸:“真‘谦虚’。”

张藿想看面已经揉匀实了,便笑着转身去调肉馅,先在锅里煮着约一小碗量的水,水开撒入十多粒花椒,煮成花椒水后下三小勺盐,晾凉备着。然后不到一斤的鲜牛肉肉馅尽数倒进不锈钢盆里,倒入一勺酱油,两勺料酒,先顺着一个方向搅拌,等感觉调料比较均匀了,再将花椒水倒入两勺,继续搅拌并间或抽打两下。

席清浊站在一边看了会儿,默默地将一旁已经洗干净的葱姜切成末状。

张藿想正好要用到,等她递过来,便笑着接了:“真好!”一股脑倒入已经成旋状的肉馅中,再加部分花椒水向一个方向不停地搅拌,直到牛肉馅与各种佐料和花椒水完全融合到一起,呈现腻雾状的模样,才算成功,放到一边,将已经揉好的面团分切几大块,分别搓揉成长条状,再以手掌微微一握为度量,揪下一小团接一小团的面剂子。

“大小不一样。”旁边的席清浊说道,跟着就上手,将比较大的面剂子撕下一块来,贴到比较小的面剂子上,各种平均好大小。

“强迫症就是不一样。”张藿想极力忍笑地说道。

席清浊瞟了她一眼:“要不咱俩分量,一人只准吃三个,小面团的做成饺子给你吃。”

“咳咳,那什么,我差点忘了跟你说另一件事。”张藿想马上转移话题,把今天在中央公园遇到两个警察的事情跟她讲了,“我当时护照还真没在身上,放在车里。”

席清浊皱了皱眉说道:“美国警察权力比较大,整体态度也不算好,以后遇到这种情况不要调侃,态度好一些总不会有错。不过谁知道呢,你逗个松鼠都能碰上心情不好的警察。”

“对啊,本来小松鼠可能会来吃我的橘子呢。”张藿想念念不忘道。

席清浊扭头看了看她带点惋惜的模样,半笑着问道:“要不你明天再去同一个地点试试?”

“好啊。我本来也是这么打算的,刚才还买了一包坚果……”张藿想说道,“就是希望不会再遇到那个不好的男警察了。”

“换个角度说,你希望再遇到那个女警察咯?”席清浊不徐不缓地撕着面剂子反问。


Copyright © 广州门闩价格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