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门闩价格虚拟社区

女职员电梯内神秘消失,从此诡异事件频频发生……

每天讲一个鬼故事2018-02-09 20:18:26

 

2008年我刚大学毕业,在北京一连半个多月没有找到工作,眼看身上的钱就快用完了,心里也很是焦急。

  就在我心灰意冷的时候,那天,在去找工作的路上,看到一个身穿保安制服的中年男子正在一座大厦楼下贴着的一张招聘信息。

  求职若渴的我,不想放过任何一则招聘广告,我决定走过去好好看看。原来,这座大厦是一个写字楼,现在里面急需招聘一名保安。

  当时我的心为之一动,决定尝试一下,待遇并不高,而且我大学学的是设计,之前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去做保安,眼看已经到捉襟见肘的时候,容不得我再继续考虑了,所以我便立即拨打了上面的电话号码。

  对方很快接听了电话,而且也很爽快,都没怎么问我的情况,便直接告诉了我办公室楼层编号,让我直接上去面试。

  我走进了大厦,直接开始乘电梯上楼,发现电梯里最高的键是29,我想,这座写字楼应该就只有29层吧!可事实并非如此……

  电梯里很阴暗,让人觉得有些压抑,我想,或许是我太紧张了吧!到达十楼后,我走出了电梯,很快在走廊的最前面找到了保安办公室。

  当时心里还有些忐忑,不知道自己面试会不会成功,毕竟半个多月求职的失败经历,已经都给我留下了一丝阴影。

  我敲了敲门,听到里面的有人说了一句“请进”,我这才悄悄地推开了门。

  只见整个偌大的办公室内就只有他一人,对方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穿着保安制服,我猜他就是刚才接我电话的那个保安经理了。

  他简单地问了我几句后,便立即从抽屉里拿出一份表格让我填写,并且告诉我说已经被录用了。我当时心里感到很高兴,同时也有些疑惑,因为他连让我填写的表格都还没看,就这么快就录用我了?那又何必多此一举让我把表格给填了呢!

  说实话当时还有些受宠若惊,可谁知道后来带给我的却是胆颤心惊……

  应聘成功后,我立即向王经理申请表示想立即帮去宿舍住,因为那时候钱不多了,而且这里又包吃住,所以我自然是想尽快搬进来了。

  王经理二话不说就同意了我的要求,并且开始立即打了一个电话,几分钟后,一个年轻的保安走了进来,王经理便让他带我去看看宿舍。

  随后,我便跟着他一快下了楼。

  我见那哥们跟我年龄相仿,体型也跟我差不多,中等的个子,而且都比较白净,一看就是那种比较斯文的人,最多也就二十二三岁的样子,想到大家今后毕竟还要在一起共事的,所以我开始主动和他打了招呼。

  得知对方名叫陈冬青,跟我一样也是北漂的青年,也许也就是因为如此,和他的距离拉近了一些,。

  大厦出来后,他带着我再去往宿舍的路上时突然问我:“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

  听他这么一说,我不禁一愣,心想陈冬青怎么突然会这么问?难道这座写字楼有鬼不成?

  我并不相信什么鬼神,虽说从小在老家长辈们就给我们灌输了不少鬼故事,小时候倒是信以为真,可自从上了学接受了思想教育,再听人说什么鬼神,我就嗤之以鼻了。

  陈冬青见我诧异的看着他,这才边走边和我说道:“我也是看你人不错,所以想和你说实话,因为就在一个月以前,我们这个写字楼里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什么事情?”我好奇的问道。

  “就在一个月前的一天夜里,我们楼上有一个文化公司的一个女编辑晚上在电梯里神秘消失了。”

  当时我不由一惊,不敢相信的问道:“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突然消失呢?这不可能吧?”

  陈冬青若有所思地说道:“当时我们也不信啊,后来看了监控视频,那女的的确是在电梯内凭空消失的,见那个女孩进了电梯不久,突然身体便逐渐地开始透明,接着便突然消失了……”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是不是监控设备出了什么问题啊?”我当时觉得这其中肯定有什么别的原因,我可不相信一个大活人会突然消失。

  “没有问题,第二天后,他们家人就打电话来找人了,说他们女儿昨晚一夜未归,电话也打不通,找到了他们公司,后来我们才去看的监控视频,接着警察也来了,秘密调查了三天没有任何线索。”

  “据说警方在29层键位的上方提取到了那个女孩的指纹。可那个女孩为什么要按在那个位置上呢?难道她是想去30层?可我们写字楼内只有29层啊!”

  要不是陈冬青说最后还来了警察调查,我还真不敢相信会有这种事情,难道真的是因为电梯的原因吗?我接着问道:“那有检查整个电梯吗?”

  “查了,警察来调查的那三天,也叫来了电梯维修工人,他们说电梯没有发现问题,这起事情就这么成了悬案,警方也封锁了消息,除了我们几个保安之外,没几个人知道人是在电梯内凭空消失的。”

  我微微地点了点头,心里也在做着各种猜测,但还是想不明白,毕竟警方都调查了三天没有线索,我又怎么能弄明白真相呢!

  不过我相信陈冬青不会故意来捏造这样的故事来骗我,我虽然想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我还是不能相信这件事情和鬼有什么关系。

  陈冬青接着说道:“小何就是因为害怕,才提出辞职的,他说每次上夜班的时候就感到很害怕不敢进电梯,看得出来你胆子还比较大,值夜班没有问题吧?”

  “当然没问题,我才不相信这种事情。”我随口说道。

  “嗯,那这就好了,小何胆子太小了,跟着我值夜班还经常疑神疑鬼的,要不是我也胆大,都被他给吓死了。”

  “那小何现在走了没?”我突然问道。

  我和陈冬青走出了办公室后,突然陈冬青对我说道:“我们先从十楼往下检查吧!到时候再直接上十一楼。”

  “好的。”点头应道,随后跟着陈冬青走进了电梯。

  不知道怎么的,刚走进电梯我脑海里就会突然冒出小何中午和我们说过的电梯禁忌,顿时还觉得后背有些发凉,我想陈冬青或许也会有这种感觉吧!

  虽然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什么鬼怪,但这件事情给我带也来了阴影这倒是真的。我也不知道这种阴影会伴随我多久,按道理说,一个不相信鬼神的人,就应该不会害怕鬼神才对啊?

  来到九楼后,我跟着陈冬青开始巡视,我们主要是把每个楼层的触控灯给关闭,然后再检查一下其他设备。我走在陈冬青的身后,突然感觉背后好像有人跟着我,我猛地回头,背后什么都没有,但我的后脊梁却不由地有些发凉……

  看着这阴暗的走廊死一片沉寂,听见的只有我和陈冬青的脚步声在这空荡荡的走廊之中回响,我自嘲地笑了笑,什么时候也开始这么胆小了?

  我快步走了过去,来到了陈冬青的身边,此时他正在走廊尽头的消防栓旁边的一张值日表上签字,陈冬青走在我前面,把该检查的都已经检查好了,他写好了后,回过头说道:“走吧,现在去八楼,每天的工作就是这样,整个楼层全部检查完,最少也要一个小时。”

  我点了点头笑着道:“一个小时那也不久呢,毕竟后面几个小时就轻松了嘛。”

  “对啊,所以我也习惯了,他们都知道晚班轻松,但他们却都不想上晚班,我想他们跟小何一样把就是怕鬼!”

  陈冬青这句话虽然说的轻松,但我听到这个鬼字的时候顿时还是打了个寒颤,不知道怎么搞的今晚从来到写字楼上的那一刻起,好像就开始有些疑神疑鬼了,以前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的。

  陈冬青见我脸色不对,玩笑的道:“小杨,你该不会也怕那些吧?”

  我摇了摇头,口是心非地说道:“我不怕这些的。”虽然我口中说不害怕,但心里其实已经有些害怕,要不是因为陈冬青跟我一起,我一个人也许也没有勇气了,要是以前,我就没有怕过,不知道怎么就是到了这里却莫名的感到害怕了。

  很快我和陈冬青检查完了十楼到一楼的所有设备,接着我们再次乘电梯准备去十一楼继续检查,直到检查到29楼,期间虽然也感到害怕,但跟着陈冬青最后也终于检查到29楼了。

  出了电梯来到29楼,就看到走廊的灯突然一闪一闪的,感觉有些诡异,陈冬青看了看说道:“灯也许坏了,明天叫电工修一下,小杨你过去关了吧!”

  说完,陈冬青便往前面走去了,我心里有些害怕,但还是硬着头过去关灯,就在我按了开关确定灯关掉了立即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灯再次亮了,我心里一惊,不禁喊道:“冬青这灯关不了啊?”

  冬青回过头说道:“你再关一下试试!”

  我只好无奈地再次按了开关,灯瞬间熄灭了,陈冬青看着我笑了笑,好像是在嘲笑我害怕似的,我舒了口长气,开始往陈冬青那边走去,忽然背后一个女人的声音喊道:“你叫小杨吗?”

  当下我不由一惊,怎么突然莫名会有人跟我说话?难道这么晚还有人再加班吗?我回过头发现我附近空无一人,而走廊的灯又开始再不停地闪了起来。

  当时我疯了似的往陈冬青那边跑去,边跑边喊道:“鬼啊,真的有鬼啊!”

  陈冬青听见我的喊叫顿时也吓倒了,他慌忙地跑了过来问道:“怎么回事啊?”

  “刚……才有……个女的在背后喊我名字!”我当时已经吓得语无伦次了,毕竟这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

  冬青知道我不会胡说,看得出来他也很紧张,看着我问道:“谁在叫你名字?”

  “不知道,刚才明明有声音的……”

  “是我……”一个女子的声音再次响起。

  而这个声音我陈冬青两人都听见了,陈冬青瞬间拉起我的手喊道:“快跑!”我们拼命的按电梯,总担心说话的那个女声会把我们给抓去,当时说不出有多么的恐惧,电梯门开的时候我们俩冲了进去,开始按到了十楼。

  进了电梯,此时还仍然感到心有余悸,到达十楼,就在电梯开门的那一刻,我的心再一次紧张而害怕了起来,担心电梯门开了后会看到一个身穿白色长袍披头散发的女鬼,咧开她那猩红的嘴唇,吐着舌头看着我们笑……

  电梯门开了,外面什么都没有,我这才松了口气,和陈冬青两人出了电梯,便开始往保安办公室跑去,接着陈冬青这才开始打开了办公室的房门,走进了办公室,猛地关上了房门,我俩都不停地喘着粗气。

  不知道是吓的还是因为跑得太快的缘故,进来了办公室,这时我们才感到安全感,接着,冬青走到了里面的监控视频前,仔细盯着29层最里面的那个角落,这时我也好奇地跟了过去,看着29层里面那个灯已经被关掉了,而且也已经不闪了。

  陈冬青突然看着我说道:“刚才我们是不是出现幻觉?”

  “希望如此吧!”我也希望是幻觉,可是两个人能同时出现幻觉?但我和陈冬青还是不敢相信真的会是鬼,但今晚的事情实在是无法解释。

  陈冬青这才自我安慰道:“很有可能是哪个女孩子恶作剧想吓我们吧!”

  “不是全都下班了吗?”我诧异的问道。

  “是下班了,也许是有个女孩加班到最后吧!”其实我知道陈冬青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说的,但这个时候我们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

  第一天上夜班,我没有想到居然会遇到这样的事情,看来小何说的是真的,真的是有鬼吗?我尽量地平复了一下情绪,接着问道:“之前那么上夜班的时候听到有人叫名字没?”

  “还没呢,不过现在招到你了,他就可以走了。”陈冬青对我说道。

  就在这时,陈冬青指了指前面的一个小公寓说道:“那就是我们的宿舍,环境还不错,以后就在这里好好上班吧!”

  “好的。”我朝着陈冬青手指的位置看去,只见不远处的确有一座公寓宿舍,而且还是花园式的,绿化的还不错,公寓门上写着“青年公寓。”名字还挺适合我们这些年轻人的。

  陈冬青说他们整座写字楼里就七个保安,写字楼保安必须要24小时值班的,所以二个保安一组分成三班,其中一个保安上的是正常班,也就和保安经理一样上朝九晚五。

  据说那个上正常班的保安是他的外甥,听陈冬青这么说,我不禁在心里感叹道:“唉,有关系就是不一般啊!”

  陈冬青说他也是刚来没有半年,一直都是和小何值的夜班,虽说可以换班,但陈冬青说他来了半年了,和小何几乎都是上的夜班,不过后来陈冬青和小何上夜班习惯了,毕竟自由一点,晚上想干嘛就干嘛。

  陈冬青说要不是发生这件事情,小何是不会决定离开的,上了几天班后越来越感到害怕,经常疑神疑鬼,小何也差点奔溃了,所以无奈选择辞职。

  陈冬青还接着对我说道:“王经理知道小何是因为怕鬼才辞职的,所以对他很鄙夷,看不起他,所以故意刁难小何,不让他立即辞职,除非他找到人愿意来顶替他。

  经过小何再次申请,王经理也许也是有些厌烦了,这才贴了一张招聘信息到楼下,没想到的是王经理刚贴出去,,还没等十分钟你就打来了电话。”

  听了陈冬青这么说,我当时心里还在想,幸亏我来得早,要是再晚一点,或许这份工作就是人家的了。

  一路上我都有些心不在焉,听刚才陈冬青和我说的那些话一边在想着电梯的怪事,不知不觉就跟着陈冬青来到了他们的宿舍门口。

  陈冬青拿着钥匙开门一边对我说道:“我们每个班都住一间房子,毕竟三班住在一块怕影响大家休息,我和小何就住在这间,这会小何应该还在睡觉,早上下班手机忘在了办公室,所以我是去拿手机的,刚准备下楼却又被王经理打电话叫了回来这才让我带你回来。’

  我点了点头,觉得和陈冬青也算是有缘吧!刚来就交了一个朋友,心里很欣慰。

  陈冬青打开宿舍门,往里面喊道:“小何,来客人了。”接着陈冬青笑着对我说道:“小杨,进来吧!”

  我点了点头,跟着陈冬青走了进去,宿舍里面很整齐干净,有两张木床,而其中一张床上坐着一个二十四五岁的男子,我猜他应该就是小何了吧!

  此时小何也正诧异地打量着我,我见他脸色不太好,印堂有些发黑,也许他最近真的是被吓倒了吧!

  陈冬青这时拿来了一张椅子招呼我坐下,这才微笑着介绍道:“小何,这是新来的朋友,他来了你就可以辞职了呢!”

  小何知道我是来顶替他工作的,眼里顿时冒出了希望的光芒,同时感激的说道:“很高兴了认识你!”随后低声问我道:“冬青都跟你说了吗?”

  我连忙回道:“都说了,不过我不相信这些。”说完,我轻松的笑了笑。

  小何这时下了床,面露愧疚之色,跟我握了握手,这才意味深长的对我说道:“我知道你们不相信这些,不过我还是想提醒你们晚上值班的时候不要乘电梯……”

  这时,陈冬青接着说道:“小何,我们上夜班经常上下楼检查一些设备,怎么可能不乘电梯呢,我觉得小杨也是那种心理素质很好的人,那些吓不倒他的!”

  陈冬青说的轻松,小何这时却一脸认真的说道:“你们没听说过电梯禁忌吗?”

  “电梯禁忌?”我不禁一愣,我只听说过有乘电梯的正确规则,还没有听说有什么电梯禁忌,心里有些疑惑。

  陈冬青皱了皱眉,似乎对小何提出这样的问题有些反感,但却也有些好奇,问道:“什么电梯禁忌,你不会又想吓我们啊?”

  小何叹了口气,说道:“算了,晚上你们还要值班,我就不说了,免得你们到时害怕。”

  我和陈冬青刚好奇,小何却不说了,那种感觉很难受,虽然知道了小何说的肯定又是和什么鬼怪之类的事情相关,但我们还是很想知道。

  我忍不住的催促道:“小何,你就跟我们说说吧!”

  小何看了一眼旁边的陈冬青说道:“冬青一直都不喜欢我跟他说这些,其实,传说中的电梯禁忌我也是在出事了后,才开始了解到的。”

  陈冬青也许也跟我一样有兴趣,所以他开始说道:“小何你说吧,小杨都不怕我还怕什么。”

  小何微微地点了点头开始说道:“据说电梯是阴阳门,能连接地狱和人间,常有鬼魂出没,而且现代电梯都是采用的不锈钢箱体,表面光亮,要是夜里单独乘坐的时候切忌不要凝视自己的影像,据说持续五秒钟以上就会见到可怕的东。”

  听小何这么一说,我和陈冬青本来不相信这些东西的,但此时都不禁感到有些害怕了起来,也许是刚才小何渲染的很到位,我心想,小何去讲鬼故事肯定很不错。

  我接着问道:“还有呢?”

  小何顿了顿这才继续说道:“特别是爱化妆的女士,如果东西掉在电梯里,低头捡东西时,千万不要从两腿之间向后看,如果掉下镜子,捡起时不要去看,否则镜子里可能会出现一张陌生的脸。”

  “有没有这么夸张,我晚上就试试!”陈冬青觉得这些不过都是人们的想象,他才不相信真的会发生这些事情。

  其实我也不相信,但我还是好奇的问道:“还有哪些禁忌呢?”

  有我和陈冬青做小何的听众,他似乎有激情了,接着说道:“如果在你即将进入电梯的时候发现里面一个你不认识的人低着头,但是凝视着你,千万不要进电梯,借口按错了等下一趟吧。据说那个人就是鬼,常人扫一眼就把视线转移了。”

  我和陈冬青听了也没有做出什么反应,只是有些好奇还会有什么其他的禁忌,这才示意他继续说说。

  小何又接着说道:“当你一个人在电梯里的时候发现进来的一个你不认识的人,低着头,但是眼睛凝视着你,马上走出电梯,千万不要在里面停留,道理和前面一样。”

  “如果你不幸遇到了3或者4的情况,那么一定要记住,如果对方问你几点了,千万不要告诉他,据说那就是你的死期,找别的借口说我没带表或者说表停了。”

  “在电梯里忌讳问别人时间,那样容易让人误解,同时如果真有鬼在身旁,告诉你的时间就是你的死期,切记。特别是女士和另外一个陌生男人站在电梯里,记住千万不要站在那个男人的身后或者被那个男人站在身后,应该站在那个人的并排,据说不管是恶鬼还是恶人都愿意从背后或者面前袭击人。站在并排你也好做出反抗。”

  “如果电梯开门后不在正确位置,而是露出一半地面,不要贸然爬出去,按下呼叫按钮等待救援,据说事故往往发生在你爬出的过程中。那时电梯会突然掉落或者提升,把你活活挤死。”

  “如果发现电梯里面只有一双鞋,千万不要进去,据说鬼就站在那里,你看不到而已。如果有人打伞走进电梯,立刻离开,如果看到电梯里有一个打伞的人,千万别进去。”

  听小何跟我们说了这么多的电梯禁忌,我和陈冬青的确被小何说的其中几个禁忌给吓倒了,看来晚上上班的时候还真得回避这些事情,虽说根本不相信会有这些事情发生,但我向陈冬青跟我一样,现在心里都开始有了阴影了。

  陈冬青突然好奇的问道:“没了吧?”

  “没了,虽说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不过这些事情我也不太相信会真的发生在电梯里面,不过你们也不要担心。”小何知道自己马上就可以辞职离开这里了,也不想他们今后在这这里上班还疑神疑鬼,所以祝好才对我们说道。

  陈冬青好像是不想小何继续说这个话题了,这才刻意转移话题说道:“小何,一会中午吃过饭你要去一下办公室,现在小杨来了,经理肯会马上给你结工资了。”

  我跟着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我跟王经理说了今晚我就开始上班了。”

  陈冬青这时说道:“一会我请你们出去吃个饭吧!”

  “冬青,中午我请你们吃吧,我马上就要走了,谢谢冬青你一直陪我上夜班,还有感谢小杨顶替了我的工作,所以于情于理中午这顿饭都应该是我请呢!”

  听小何这么说,我都觉得不好意思了,对他们说道:“我觉得请吃饭的应该是我,毕竟我刚来这里,以后还要冬青带我呢……”

  “小杨,你就不要跟我争了呢,还是我请吧!”小何仍然坚持地说道。

  见小何说的如此坚持,我和陈冬青也不好再争了只好默默地点了点头。

  随后大家聊到中午,小何和陈冬青他们俩这才带着我们出去吃饭。

  小何请我们在一家中档的餐馆去吃了一顿午饭,吃的很开心,大家很快就认识了,只可惜的是小何说自己要离开这座城市了,想回老家好好休息一阵子,对他来说电梯就是他的噩梦,他说今后再也不想再有电梯的公司上班,特别是夜班。

  听小何说的那么认真,我不由地开始怀疑了电梯里面真的就那么诡异吗?再说那么多人晚上坐电梯都没有人出过事啊,怎么偏偏小何会感到害怕,我想也许他的胆子很小吧!

  吃过饭后,小何和陈冬青他们跟着我去了我住的旅馆,把我把行李给搬到了宿舍,其实我就只有一个简单的旅行包,但他们俩还是热情的陪着我一起去拿了行李。

  下午的时候,小何如愿地拿到了工资,回来后就开始收拾行李准备回老家了。我和陈冬青送小何去了车站,临走的时候,我们都挺伤感的,虽说和小何认识了不到半天,却感觉像是多年的好友。

  晚上陈冬青跟我详细地说了一些上班得注意事项,我们晚班的上班时间是从晚上十点点上到第二天早上六点,这个点上班,整个写字楼内都十分冷清的,因为加班的人,最晚十点点几乎也都已经下班了,可以说这个时候整写字除了自己和陈冬青之外应该是没有人的。

  因为写字楼内是不住人的,我想小何肯定就是因为上次文化公司那个女编辑突然在电梯内消失的事情而产生了一种恐惧感,这种恐惧感一天比一天加剧,最后这才导致奔溃的。

  虽然女编辑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到现在都没有弄清楚,但和鬼是扯不上任何的关系了,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有许多的事情是科学无法解释的。

  要说女编辑是被鬼给掳走了,我更相信的电梯内有黑洞在某一个特殊的时间恰好黑洞吸走了,又或者是遭到了外星人的绑架,虽然我知道我这个想法也很荒诞,但总比直接说是鬼所为要牵强地多。

  毕竟是第一天上班,想到中午的时候小何和我们说过的话,第一次进电梯的时候心里难免还是有些顾虑的,因为小何中午说的电梯禁忌还是真令人有些毛骨悚然的。

  我和陈冬青心里其实都各自在想着小何说的话,但我们只是心照不宣,毕竟要是在电梯里再说出这话,肯定也是会害怕的。

  不过真正进了电梯的时候,却也没感觉到有什么恐惧的感觉,听陈冬青说和小何在电梯的时候他会突然表现的很惊恐,我觉得这肯是因为小何的心理作用。

  陈冬青跟我说写字楼里的保安工作其实也挺繁琐的,但却并不累,特别是我们上晚班的会更加轻松,虽然尽管如此大家还是不太喜欢上夜班。

  而上白班的保安,不仅要对外来人访做好登记,连出入车俩也要登记,主要是为了写字楼内一切正常,而且上白班的几乎是在楼下工作,白天因为出入人口较多,所以一般都在一楼。

  而上晚班的却一般在十楼,因为十楼也有一个办公室,主要是上下楼工作方便,所以设置在十楼。

  晚上的工作主要是检查每个楼层的设施是否正常,而且还要对楼道进行检查,看是否有什么问题,每一栋楼检查之后还要做好登记,这样也是为了防止上夜班的偷懒。

  陈冬青跟我说,上班前也就是在十点开始就对整个个楼层进行检查,最好十一点检查完,最后就可以呆在办公室里看监控了,当然看监控也是要认真,这种事情是不能马虎的,因为时常都会有小偷前来光顾,一旦写字楼内失窃,值夜班的保安也是要负责的。

【未完】



因字数限制放不下了,预知后面剧情如何发展,请点击阅读原文!

Copyright © 广州门闩价格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