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恐怖凶杀案之《有鬼电梯》(下)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9-27 14:19:24


↑点上面蓝字 尸族 关注微信号:shizu521








作者:蜘蛛

正文:


  钟小编的博客上还写着一篇《电梯十忌》,由此可见这个胆小女孩多少有些迷信,摘录如下。


  1,电梯据说是阴阳门,能连接地狱和人间,常有鬼魂出没,现代电梯都是采用的不锈钢箱体,表面光亮,尤其是夜里单独乘坐的时候切忌不要凝视自己的影像,据说持续五秒钟以上就会见到可怕的东西。

  2,爱化妆的女士要注意了,如果东西掉在电梯里,低头捡东西时,不要从两腿之间向后看,如果掉下镜子,捡起时不要去看,镜子里可能会出现一张陌生的脸。

  3,如果在你即将进入电梯的时候发现里面一个你不认识的人低着头,但是凝视着你,千万不要进电梯,借口按错了等下一趟吧。据说那个人就是鬼,常人扫一眼就把视线转移了。

  4,当你一个人在电梯里的时候发现进来的一个你不认识的人,低着头,但是眼睛凝视着你,马上走出电梯,千万不要在里面停留,道理和上面一样。

  5,如果你不幸遇到了3或者4的情况,那么一定要记住,如果对方问你几点了,千万不要告诉他,据说那就是你的死期,找别的借口说我没带表或者说表停了。

  6,在电梯里忌讳问别人时间,那样容易让人误解,同时如果真有鬼在身旁,告诉你的时间就是你的死期,切记。

  7,女士和另外一个陌生男人站在电梯里,记住千万不要站在那个男人的身后或者被那个男人站在身后,你应该站在那个人的并排,据说不管是恶鬼还是恶人都愿意从背后或者面前袭击人。站在并排你也好做出反抗。

  8,如果电梯开门后不在正确位置,而是露出一半地面,不要贸然爬出去,按下呼叫按钮等待救援,据说事故往往发生在你爬出的过程中。那时电梯会突然掉落或者提升,把你活活挤死。


  9,如果发现电梯里面只有一双鞋,千万不要进去,据说鬼就站在那里,你看不到而已。

  10,如果有人打伞走进电梯,立刻离开,如果看到电梯里有一个打伞的人,千万别进去。

  包斩和苏眉又对主编进行了询问,此人是个四十多岁的知识分子,看上去温文尔雅,说话也很平静,他否认骚扰过女下属,反而说公司里有几个女职员主动勾引过他,甚至还有女作者想通过潜规则让主编出版自己的书。包斩和苏眉对这种男女暧昧关系没有过多纠缠,直接问他案发时他在做什么。

  主编的回答是:那天是周末,我下班后在天桥剧场听相声,一直到夜场结束12点离开。

  包斩:你一个人?


  主编:我和很多人在一起啊,剧场里的人多了。

  包斩:剧场离这里很近吗?

  主编:很近,开车大概十分钟吧,你要觉得我撒谎,我可以给你说一下相声的内容。

  温小婉的男友杨子首先排除了嫌疑,杨子的合租室友证实他周末晚上在家,他们合租的房子,隔音设施并不好,一个人有什么动静,隔壁总能听到。

  摸排结束之后,特案组制定了一个嫌疑人名单,除了总编之外,还有两名保安以及电梯控制室的一名值班人员。

  案发当晚,两名保安负责大厦楼层里的安全巡视,他们最有可能接近受害人。这两名保安,一高一矮,高的那位外号叫做傻大个,矮的那个叫做裤兜。这两名保安都很爱看恐怖推理小说,曾去死者温小婉所在的出版公司借阅过图书。另一名值班人员将电梯监控录像剪辑成了一个视频,视频里可以看到很多美女,还有美女独自在电梯里整理丁字裤或者脱丝袜等香艳画面,其中就有温小婉在电梯里粘上乳贴的视频,香肩玉背,一览无余。


  这段视频剪辑在物业内部广为流传,两名保安也看过。

  特案组对这两名保安分别进行了重点审问,梁教授将那根香蕉拿出来放到桌上,傻大个对这香蕉感到很奇怪,甚至捂着嘴笑出声来,此人看上去有点神经质,说话慢吞吞的,审讯矮个保安时,这个外号叫做裤兜的年轻人看到这根香蕉,脸色一变。

  梁教授:我们应该写一份失物招领,贴在大厦门前。

  裤兜:我不懂你的话啥意思。

  画龙:兄弟,这香蕉是不是你丢的东西,是就承认,都是男人可以理解。

  包斩:我们可以做DNA检测,逃不过去的。

  裤兜:好吧,我承认,我用过这个东西。

  梁教授:怎么用的,在什么场合?

  裤兜:就是晚上,一个人,在值班室里。

  包斩:你撒谎,胶布上没有指纹,说明你戴着手套制作的这个东西,一个喜欢自慰的人不会戴着手套自慰,这样会减少兴奋度,你应该是在电梯里,下身戴着这玩意,下身套着一个香蕉,保安的裤子很宽松,所以看不出有什么异常,你在电梯里站在美女身后,用香蕉自慰达到高潮。我猜,你有时也会大着胆子用你的香蕉去顶那些美女的屁股吧?

  裤兜说:我看过书,有证据吗,就算是这样,那个女人也不能说是我杀的啊,你们接下来就该打人了吧?

  审讯结束,特案组觉得这两个保安很有嫌疑,但是没有证据可以证实谁是凶手。包斩想起钟小编的话,那个打伞的黑衣人,还有半夜传来的敲碗声,这个大厦里很可能有一名精神病患者,做过很多怪异行为,也许,他不知道自己是精神病,甚至不知道自己杀了人。

  如果是一个正常人,为什么在半夜敲碗,没有停电却点着蜡烛,一个人打着伞乘坐电梯?

第九章 见鬼十法

  两名巡夜保安上升为一号犯罪嫌疑人,但警方没有掌握任何证据,这两名值班保安都住在大厦的地下室,周警官以查看消防安全设施为由,对两名保安的宿舍进行了突击检查,然而没有发现杀人用的钢丝工具,只在床边找到了很多书。

  矮个保安裤兜喜欢看刑侦推理类图书。

  傻大个喜欢看灵异恐怖类的图书。

  这些图书都是从出版公司借阅来的,其中几本书的编辑正是温小婉。

  特案组重新分析了一下案情,这个案子蹊跷离奇,但是一直找不到突破点,是不是有些东西被忽视了呢,他们确信这个大厦里有一个精神不正常的人,奇怪的人才会做出奇怪的事,这个人是否和凶手有关呢?

  特案组决定找出这个神秘的人,侦破方向由寻找凶手转为寻找大厦里的精神病人。

  精英层一向是精神病的高发人群。

  这个大厦里的公司职员大多有很高的学历,高智商犯罪也符合这起电梯血案的特点。

  警方对于钟小编看到烛光的那个楼梯拐角进行了勘察,地面上发现了残存的蜡,这说明钟小编经历过的那些诡异的事情都是真实发生过的。

  苏眉在出版公司的会议室对钟小编再次询问,这次她没有做任何记录。

  苏眉:小钟,想和你和聊聊,八卦一下,你们公司,你觉得谁有神经病?

  钟小编:我不爱在背后说人坏话。

  苏眉:就是聊天,这些不会被记录在案,就是我们两个女人之间的悄悄话。


  钟小编:这样啊,我觉得同事,他们都有神经病,我们主编就不用说了,公认的神经病,每个同事都知道。我们的编辑部主任,脚丫子特臭,能熏死人,夏天也穿皮鞋,臭死了,还自以为多帅,长的肥头大耳,对了,他还用女人化妆品,说话娘娘腔,我怀疑他性取向不太正常,说真的……我真不喜欢在背后说人坏话。

  苏眉:还有吗,还有什么不正常的人吗?

  钟小编:还有一个,我和你说,你可千万别说是我说的,你站起来看看,就是坐在窗边格子里那个胖女孩,她脾气不太好,特极品,特抠门,一个月不换内裤,洗衣服都是借别人的洗衣粉,用完了的牙膏,还要用擀面杖擀一遍……这些不算什么,她最神经病的地方是花痴,以为所有男人都爱她,公鸭嗓,说话超嗲,在女人面前也嗲,好恶心。她用山寨机,假装打电话,故意说给我们听,这个总啊今天吃饭,那个总啊明天要来接她。同事要是好奇的问一句,她会莫测高深的说,猜吧,反正和我约会的是胡润百富榜上的一位。吹牛吹的没边没沿的。买双新鞋子,显摆半天,她喜欢穿高跟鞋,走路还扭啊扭的,就是那种夸张的扭。要不,我喊她过来,你注意看她走路的姿势,我说的绝对没错。


  苏眉微微一笑,打断她的话,问道:温小婉的男友杨子呢,有没有过什么怪异行为?

  钟小编又开始滔滔不绝的说起杨子和温小婉:杨子倒是挺正常的,除了花心,男人有不花心的吗,没有。男人都是色狼,不色的是胆小的。他那个女朋友,温小婉,花了几千块钱去上一门心理学与星座的解读课,这不是神经病是什么?

  苏眉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钟小编答:他们分手之前,温小婉是一个超级醋坛子,嫉妒心特强,喜欢研究星座,她是白羊座,本来我也记不住,但是她老爱和我念叨这些。白羊座是最爱吃醋的星座,占有欲极强,醋意惊人,一旦打破白羊座的醋坛子,必定会石破天惊。她男友杨子是双鱼座,浪漫爱幻想,还有些多情,热恋的时候,死心眼的为对方好,可是一旦失望,双鱼座就再也不回头。温小婉根据星座制定黑名单,不许他男友和什么星座的女人有交往,担心他们会相爱。男友过生日,女同事送的礼物,都被她统统扔进垃圾篓。她不仅暗中调查男友的行为,甚至还调查女同事,她怀疑好几个女同事和男友有一腿,还怀疑过我,你说,这不是神经病吗?


  苏眉:你有没有过什么异常行为?

  钟小编:你什么意思,我正常的很,我有男朋友,也是一家IT企业老总,温小婉都死了,我至于吗,其实,我不爱说这些……我要下班了。

  一栋大厦如同一株向日葵。这些写字楼里的职员,朝九晚五,占据一个很小的格子,内心充满阳光,但对生活感到迷茫。快节奏的生活方式,巨大的工作压力,可以看得出,他们并不快乐,同事之间充满猜忌和诋毁。

  温小婉的收入并不高,但是花几千元上一门心理学和星座解读课,这件事很怪异。

  特案组分析了一下,最终同意了苏眉的看法——这是因为爱,爱情总是不可理喻。温小婉爱杨子,她试图通过一种难以理解的方式,通过研究星座去了解恋人的内心。

  特案组讨论案情到深夜,苏眉在电脑上有了一些新的发现,她输入关键词进行搜索,发现点蜡、敲碗、电梯打伞等等怪异行为是为了招鬼!

  苏眉:这个大厦里有人在招鬼。

  包斩:这不还是精神病吗,怎么会有这么无聊的人。


  画龙:叶公好龙吧,鬼真来了,还不把招鬼的人吓死?

  苏眉:你们还别不信,我以前也爱看恐怖小说和电影,里面就有一些招鬼方法,有些科学家,还在一些发生过凶杀案的老屋子里,闹鬼的废弃大楼里安装夜视摄像机,然后招鬼,试图拍下一些灵异现象。

  画龙:你是警察,不是小女生,整天对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感兴趣。

  苏眉翻了个白眼,要你管!

  苏眉将网上流传的“见鬼十法”收集整理出来,据说,这十种方法都可以见到鬼。

  一,找个黑暗的地方,例如无人的落满尘埃的房间,或者旧楼梯的拐角,在半夜三更时分,敲碗,不停的敲下去,鬼听到敲碗的声音,就会悄悄出现在你身后。


  二,凌晨三点,把准备好的食物,放在无人的十字路口,也可以是荒郊野外的路口,坟地附近最佳,点燃两根蜡烛,过往的鬼魂会停下来吃东西。

三,晚上,确定楼道里没有灯光,摸黑上楼,上台阶的时候学僵尸跳,两臂伸直,面无表情,跳上一段台阶后再跳下来,如此重复,当自己就觉得阴森的要死的时候,鬼就会出现,很可能会和你一起跳。

  四,月圆之夜,北斗星移,鬼门大开,牵一只黑猫进入乱坟岗,在黑猫脖子上挂一个铃铛,然后放开黑猫,当铃铛不响了,你找不到黑猫的地方,会找到鬼。

  五,住在菜市场附近的人,晚上,一个人在家,这时是见鬼的最佳时机,要准备好针线,午夜零点的时候,可以从里面敲门,过一会鬼会从外面敲门找你。这种鬼往往是无头鬼,是以往被斩首死掉的冤魂,他们需要针线把脑袋和身体缝在一起。

  六,在夜里照镜子梳头,照镜子时间长了,会发现镜子里的自己很陌生,最终你会看到一个完全陌生的人;同样,你长时间盯着一个字看,会发现你仿佛不认识这个字了。那是因为现实生活中有两个“你”存在。

  七,这个方法需要一个很重要的道具——死人的头发。不管你怎么弄到,你可以去殡仪馆,甚至去盗墓,只要有死人的头发就可以,将头发放在枕边,晚上做梦的时候,会梦到死者生前的模样,如果在梦中醒来,半夜睁眼,身边可能会多了一个人,正看着你。

  八,最常见到鬼的地方是女生宿舍,因为住的都是女生,阴气极重。学校里,最恐怖的地方不是医学院的停尸房,不是楼后杂草丛生的坟场,而是女生宿舍。在宿舍里的见鬼方法是停电的时候,用手电筒照明,如果同学都在睡觉,不要惊醒她们,手电筒照着同学的脸,光线最好昏暗一些,还有,同学这时不能醒,然后仔细观察,会隐约看到同学床底下爬出一个穿睡衣的短发女生,站在墙角,不要用手电筒去照,一照,就没了。


  九,穿着黑色衣服在封闭空间里打伞,例如电梯,门窗紧闭的老屋,伞以暗红色为佳。

  十,终极见鬼法——死亡!

  画龙感到很可笑,认为这些见鬼方法都是封建迷信,即使有人真的做过,也不会成功。

  梁教授说:为什么不试一下呢?

  苏眉说:梁叔,这深更半夜的,你不会是开玩笑吧,我可不敢试。

  梁教授说:既然是特案组警员,恐怖这两个字应该从心里删除,因为我们面对的是最残忍最血腥的特大凶杀案。

  画龙:我就没害怕过,只是觉得,这样有用吗?

  包斩:这也算是一种犯罪模拟,想了解精神病人的思想,最好变成神经病。

  梁教授:没错,想要了解那个神秘的人为什么招鬼,有何用意,最好亲身体验一下。

  包斩选择了第一种见鬼方法——敲碗。

  画龙选择的是僵尸跳,他心里并不感到害怕,只是觉得,万一被人看到他在楼梯上伸着胳膊跳上跳下,会有多么荒唐可笑,想到这里,他开始苦笑起来。

  苏眉很紧张,她的声音有点发抖,梁叔,我真不想去。

  梁教授没有说话,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

  苏眉撅撅嘴,拿起一把伞,磨磨蹭蹭的出门了,大厦走廊里空无一人。

  她走到电梯口,咬着嘴唇,按了一下按钮。

  苏眉穿着一身黑色职业套装,白领真丝衬衣,发束柔滑似水,红色高跟鞋衬托出高挑迷人的身材,黑色丝袜看上去优雅而性感。

  电梯来了,苏眉深呼吸,打开伞走进电梯,一直上到顶楼,这个过程中,她的心一直砰砰直跳,紧张又恐惧,但电梯里并没有发生什么灵异古怪的事情。她松了一口气,打算回到1楼就算完成了这次的招鬼任务。

  电梯门即将关上的时候,一只手突然伸进来,挡住了自动门。

  苏眉吓了一跳。

  保安裤兜走进来,他穿着制服,戴着手套,看样子是要去进行夜间巡逻。

  裤兜看到苏眉打着一把伞,站在电梯里,也楞了一下,他面露慌张,随即走进电梯。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一言不发。

  电梯门很快就关上了,苏眉提高警惕,因为她身边的这个保安也是犯罪嫌疑人。

  电梯下到18楼的时候,鬼使神差,竟然发生了故障,电梯轿厢突然停止不动了,苏眉跺了一下脚,暗叫一声糟糕,然后灯熄灭了,电梯里黑乎乎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苏眉和这个保安被困在了黑暗的电梯里。


  苏眉焦急的问道:怎么回事,电梯应急呼救按钮在哪里,你有手电筒吗?

  保安若无其事的回答:没有,应急呼救是坏的,没用。

  苏眉:那怎么办,怎么出去?

  保安:耐心等备用电源启动吧。


  苏眉:要多久?

  保安:说不准啊,美女警花,几秒钟,嘿嘿,也可能几分钟,十几分钟。

  保安的笑声中带着一丝淫猥,苏眉想打电话呼救,但又想到这部货梯根本没有覆盖手机信号,她急中生智,说道:警察,当然有枪,你最好老实点。

  苏眉没有打开手机,她担心那保安借着荧光看到她手中没枪,会生出歹意。

  保安掏出打火机,点着一根烟,眼角瞟了一眼苏眉,识破了她的诡计。

  烟头忽明忽灭,微弱的光,映红了保安的脸,一只烟很快抽完了。

  电梯依然停止不动,重新恢复黑暗,这是一种没有任何光线的黑暗。苏眉简直快要崩溃了,她打着伞缩在墙角,不知所措。黑暗中,突然有一只手摸了她一下,她吓得大叫起来,喊道,别碰我。保安呆在另一个角落说道,我没动你啊。苏眉想起自己还打着这把招鬼的伞,她瑟瑟发抖,将伞合上,拿在手中当做武器。

  那个保安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一种很古怪的喘息声。

  苏眉清楚的意识到这个变态保安想强暴她,但又在极力克制自己。

  保安喘气如牛,说道:做不做?


  苏眉大叫:滚开。

  她听到那保安解开腰带发出的声音。

  保安用一种激动的语气说道:帮帮我,美女,小警花。

  苏眉:你他妈快给我滚!

  这时,电梯里的灯突然亮了,苏眉看到那保安已经脱下了裤子,面目狰狞,他手里拿着一根空心香蕉,正快速的套动着男根。保安双目圆睁,正在紧要关头,他看着电梯里的这个美人,身体猛的向前一挺,大叫了一声。然后,变态保安转身,背对着苏眉提起裤子,他说道,好爽,能射给你这么漂亮的美女,哪怕拘留半个月都值。

  电梯门打开了,这里是18楼。

  门打开的一瞬间,苏眉和那变态保安看了一眼外面的走廊,几乎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叫!


 第十章 墙上之门

  电梯门打开之后,他们看到的是一面墙。

  墙的上方有一条缝隙,看来电梯停在了两层楼之间。缝隙外面是灯光幽暗的走廊,让苏眉和保安感到惊恐无比的是——有一双脚正站在走廊里,这双脚悬空在地面之上。

  苏眉按下应急按钮,毫无反应,按了向下或者向上的键,电梯也纹丝不动。

  那个保安焦躁不安,冲动的想要爬出去,他的两只手扳住头顶上方的地面,一只脚蹬着电梯门,手和脚一使劲,身体上撑,脑袋就从上方缝隙里探了出去。这时,电梯突然启动了,保安拼命的想要爬上去,苏眉顾不上多想,用力将他拽了下来,电梯门合上了,再晚一步,保安的脑袋就会被硬生生的切断!

  电梯门打开,他们看到走廊里吊着一个人。

  傻大个吊死在18楼的走廊里,面对着电梯门,红色的舌头伸出老长,还滴着血。

  特案组立即进行现场勘验,傻大个为自杀,上吊的工具是一种很细的钢琴线,系在走廊顶部中央空调的百叶风口上,旁边一个倒下的铝合金垃圾桶上提取到了他的鞋印,看来他是踩着垃圾桶上吊,死意坚决,没有犹豫。琴线坚韧无比,非常结实,勒进了他的皮肤,头低垂着,血液顺着伸出来的舌头滴落下来。

  钢琴线上意外的发现了凝固的血痕,说明这段琴线以前还吊死过一个人。

  梁教授和包斩不约而同的有了一个疑问:难道是傻大个杀死了温小婉,又畏罪自杀?


  苏眉把保安裤兜在电梯里非礼她的事情告诉了画龙。画龙将裤兜狠狠地揍了一顿,戴上手铐,关进大厦的治安室里,特案组连夜对他进行了审讯,裤兜鼻青脸肿,神色慌张。

  特案组四位成员一言不发,注视着他,临时审讯室里气氛异常凝重。

  一会儿,裤兜的头上冒出汗来,他绷不住了,低下头小声说道:我也没犯多大的罪啊。

  梁教授:小包,猥亵罪判多少年?

  包斩:强制猥亵、侮辱女性,情节严重者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画龙:你还涉嫌袭警。

  裤兜大汗淋漓,辩解道:冤枉,我拿什么袭警啊,香蕉?

  画龙拍案怒道:判你十年都是轻的。

  裤兜:我戴罪立功,能不能宽大处理?


  苏眉冷冰冰地说道:你这个混蛋,不要和我们谈条件。

  裤兜:我说的宽大处理,是指的电梯里的那件事,判十年五年也太重了吧。

  梁教授:你的意思是,你没有杀人,仅仅是猥亵?

  裤兜急忙摆手说道:我可没杀人,我也没犯多大的罪,更不会包庇凶手,因为……

  包斩:因为什么?

  裤兜拱着手哀求道:能不能给我宽大啊,小警花,就算求你了成不,我错了,我说,你还救了我一命,我说出来算是谢谢你的救命之恩。

  苏眉哼了一声说道:看你的表现了。

  梁教授示意画龙给他打开手铐,并且给他一只烟,裤兜点燃香烟,揉着手腕说道:

  我不包庇凶手,因为根本就没有凶手,那个女编辑是自杀的!

  特案组感到很意外,梁教授让裤兜将自己知道的内幕源源本本的讲一遍。

  这个大厦里的人分为三等,社会的金字塔也是这样搭建的:


  一,老总和主编在金字塔顶端,有私车和住房,有妻子和情人,有糜烂的夜生活。

  二,公司职员位于中部,没钱没车,以地铁或公交车代步,买不起房子,只能与别人合租。他们在同病相怜的同类中选择恋人,浪漫的爱情列车向现实婚姻的大山驶去。要么翻越,要么碰撞。

  三,保安或者清洁人员,位于金字塔最下端,他们住在地下室。没钱没车没房,没有学历,没有女朋友。这些外来打工人员来自中国的广大农村,为了追求梦想离开家乡,多年来,繁重的工作,低廉的薪水,挫折的情感,无数青春和汗水缔造了城市,然后被城市遗忘。隐蔽的背后,黑夜里,性生活基本靠手。那个香蕉是一个异类,看上去丑陋,但在民工的黑夜里闪闪发光。

  傻大个来自北方,裤兜来自南方,两朵漂泊的蒲公英暂歇在一个地下室。

  在北方,山上的每一个石头里都有一座山;在南方,树上的每一根树杈中都有一棵树。

  他们穿着保安的衣服,在大厦里巡夜。他们光着膀子,在夜市上喝酒。他们在地下室的宿舍里一起看书,朋友之谊不知不觉建立。傻大个有些神经质,沉默寡言,内向,笑的时候爱捂着嘴。裤兜认为自己很聪明,除了看刑侦推理类图书,还喜欢看孙子兵法和厚黑学。裤兜有时会向傻大个发牢骚:我以后会有钱的,要有钱了,就把这栋大厦买下来。


  傻大个:那你会不会让俺当保安头,主管。

  裤兜:那时,还当什么保安啊,我是老总,你做副总。

  傻大个:嘿嘿,想想还真不错。

  裤兜:你有啥想法没,愿望。

  傻大个:俺就想见到俺娘。


  裤兜:别傻了,你娘已经死了。

  警方在事后调查得知,傻大个的母亲在他六岁的时候上吊身亡,父亲是一个跳大神的乡间巫师,除了装神弄鬼,平时也给人算卦算命。傻大个幼年时曾用一根细竹竿牵着假扮成瞎子的父亲走街串巷,走过槐花盛开的夏天和桂花飘香的秋天,在北方的很多乡村城镇中留下了足迹。

  六岁那年的夏天,雷声滚过家乡的山坡,山坡上摇曳着几朵雏菊,一个孩子在柏油路上推着热腾腾的轮胎,一场大雨下起来,水花四溅,孩子滚着轮胎走进家门。

  门的后面,吊着母亲的尸体。


  孩子吓呆了,旁边的竹床上并排放着几条毛裤,从小到大,排列整齐,母亲去世之前为儿子织完了从童年到成年的所有毛裤,一共六条。

  孩子扑上前,抱着妈妈,嚎啕大哭起来,这一哭,就是许多年。

  娘啊娘,补衣裳。

  黑黑地夜,昏黄的灯。

  针尖儿扎了娘的手,

  娘,疼了不?

  娘啊娘,织毛裤。

  白白的雪,大冷的天。


  针尖儿扎了娘的手,

  娘,你疼不?

  孩子长大成人,穿着母亲为他织的毛裤到城市里闯荡。他的个子很高,毛裤显得有些瘦小。在宿舍里,保安裤兜曾经多次讥笑,傻大个穿着紧身瘦小不合体的毛裤看上去很滑稽。傻大个第一次对朋友发火,他说:这是俺娘织的,就是死了,俺也会穿着。

确实,这个固执的人,一直穿到死。

  案发前几天,两个保安在大厦里巡夜时,看到两个加班的公司职员还在办公室,傻大个打算提醒他们走的时候别忘关灯,裤兜阻止了他。

  裤兜说道,咱偷偷看看,看看他们会不会那啥,就是那啥,你懂的。

  傻大个嘿嘿一笑。

  两个职员在吵架,偷窥的保安感到有些失望,本来以为他们会在办公室偷情。

  杨子:你忘了我吧,我也忘了你,我们在一起真的不合适,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幸福。

  温小婉:我以后没有幸福了,你会后悔的,你给我记住。

  杨子:你冷静一下好吗,失恋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一个人一生中总要失恋的啊。


  温小婉:我不会失恋,我失身了,就不会再失恋,我的处女之身,还有那里,都给了你。

  杨子:你别说的这么恶心好不好。

  温小婉:你,现在觉得恶心了?

  杨子:你别这么咄咄逼人,感情就是这样毁掉的,你聪明,但感情上却常常弄巧成拙。

  温小婉:你还爱不爱我,我问你最后一次。

  杨子:爱情是一个花瓶,每次吵架,花瓶上就多一道裂痕。爱情花瓶摔碎了就不会再复原。


  温小婉,你爱不爱我,这是我最后一次问你,我警告你,你必须给我正面回答。

  杨子:我受不了你了,你忘了我吧,我也忘了你,忘了我们的感情,做朋友吧。

  温小婉:好,你想忘记我,没那么容易,我要让你永远都忘不了我,让你做一辈子恶梦。

  温小婉的处女之身给了男友,分手后,伤心欲绝,万念俱灰。这个嫉妒心极强的女子,为了爱甚至去听星座和心理学的课程,因为吃醋,几乎得罪了公司里的所有女同事。男友的心无法挽回,她想到了死,为情自杀身亡的女子是不可理喻的。

  几天后,温小婉从一家音乐器材商店买了一小卷钢琴线,警方事后找到了这家商店,老板证实,这个奇怪的女顾客当时泪流满面。

  自杀那天,温小婉一个人在办公室呆在深夜,空无一人的走廊里传来了敲碗的声音。她循声而去,看到一个保安跪在楼梯拐角,敲击着一个碗,碗中盛着米饭和红烧肉,面前还点着两只白烛。

  那保安就是傻大个,他一边敲碗一边说:娘,你来吃饭啊。

  温小婉编辑过悬疑灵异类的图书,知道这种怪异的行为是一种招鬼方法。

  温小婉站在保安身后,轻轻地问道:你渴望见到鬼吗?


  傻大个回头认出她,他偷窥过这个女编辑和男友吵架,傻大个说道:是啊,我正在招鬼。温小婉幽幽地说道:我就是。

  傻大个站起来凑近看,摇了摇头说:你不是。

  温小婉说:我一会就要变成鬼了。

  傻大个说:我不信。

  温小婉说:我一会就自杀。


  温小婉简单的将男友抛弃她,她买了钢琴线准备自杀的伤心事讲了一遍,她觉得自己活不下去了,只有死亡才能解脱。傻大个劝了几句,心里想起自己死去的老娘,也就不再说什么了。但是他有一个疑问,为什么选择上吊,而不是跳楼呢,从顶楼跳下去,不是更简单。

  温小婉的回答是:我不要跳楼,我想吊死在电梯里,我要让那个负心男人一辈子都有心理阴影,要让他这辈子坐电梯的时候就想起我,永远都忘不了我。

  温小婉让傻大个帮忙把钢琴线吊在电梯里。

  傻大个也有私心,他想让温小婉给他娘带个话。温小婉挡住电梯门,按着按钮不让门关上,傻大个把走廊里的垃圾桶搬到电梯里,踩上去。手脚麻利的打开电梯顶部盖板,然后站在轿厢上系好琴线,另一端穿过电梯的排气孔,然后挽了个活结,用垃圾桶物挡住门。

  当这一切做好之后,傻大个对温小婉说:你要是死了,到了那个世界,就给俺娘捎个话,就说俺很想她,想了这么多年了,让俺娘托个梦吧!


  温小婉点点头,走进电梯,她将丝巾系成一个8字形,然后将自己的双手在背后伸进去。

  温小婉把头伸进琴线绳套,眼泪涌了出来,她说道:再见。

  傻大个挪开垃圾桶,物归原位,电梯门缓缓地关上,傻大个说:再见,别忘给俺娘捎话。

  温小婉要自杀,傻大个协助,两个人互相利用,一个想死,一个想见到死去的亲人。

  特案组事后分析,温小婉反绑双手的原因很可能是要嫁祸给男友杨子,要不就是避免自己临时退缩,放弃自杀。她自杀的时候,电梯可能发生了故障,她一个人站在黑暗的电梯里等待着死亡。特案组重新对温小婉的遗物进行了检查,在一张空白的纸上发现了她书写过的痕迹,上面有“杨子杀我”的笔迹压痕,但是后面却演变成了一封情书。最后一句话是:即使我失去全世界,我也不想失去你。


  傻大个回到宿舍后,将这件事告诉了裤兜,裤兜大为惊骇,气的说不出话来,他指着傻大个说:你,你这傻子,你要成杀人犯了,知道不,警察会把你当杀人犯抓起来。

  傻大个说:我没杀人啊,就是帮忙。

  裤兜说:现场有你的指纹和鞋印,你说的清吗?

  裤兜平时就爱看刑侦推理类图书,比较了解警察的侦破手段。他为了帮朋友洗清嫌疑,要求傻大个擦掉垃圾桶上的鞋印,把钢琴线取回来扔掉,傻大个赶在警方来到现场之前,就做好了清理工作。


  两个人订立了攻守同盟,所以面对警方询问时,没有露出什么马脚。

  案发几天后,傻大个上吊自杀了,特案组不明白他为什么选择在18楼自杀,裤兜表示,18,可能代表十八层地狱。傻大个即使找遍十八层地狱,也想找到自己的母亲。裤兜说,傻大个根据书中写的“见鬼十法”,挨个的尝试过,但都失败了。那些方法也许不管用,但是最后一个方法肯定能够见到鬼,见到去世的母亲——死亡!

  此案告破之后,大厦物业管理部门更换了新的电梯,在电梯井道里,安装调试人员看到18楼下面的墙上有一扇门。

  苏眉和保安裤兜被困在18楼电梯里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墙上的门。

  这是一扇画在墙上的门。

  画在墙上的门呈现淡红色,不仔细看难以辨认,很像是有人在很久以前用鲜血画上去的。


(完)




尸族微信号:shizu521(长按复制)

欢迎加入尸族!这里是小僵尸“惧”乐部,每晚分享精短诡异故事!

若喜欢这篇文章,请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呦!

读到这里你用了

分享到朋友圈只需一秒

尸族

shizu521

(长按↑可↑复制)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