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门闩价格虚拟社区

【散文】岁月深处

同步悦读2018-02-08 11:09:14

丛  蓉 原名喻本荣,六安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诗协会会员,《中国散文诗刊》《意文》杂志签约作者,小小说集《给爱一个台阶》副主编。在《安徽文学》《诗歌月刊》《涟水快报》《皖西日报》《大别山晨刊》《中国诗歌大观》《半岛诗刊》《新诗歌》等报刊发表作品两百多篇(首),先后获首届玉龙艺术奖全国散文大赛优秀奖、红高粱诗赛二等奖和第三届火种文学诗歌赛三等奖。


季节冷暖的变换,便想起要回老家去看我的父亲母亲。

岁月深处,村上老家,土地肥沃,随便撒下一把种子,就能长出一地蓬蓬勃勃的庄稼。稻子、棉花、冬麦……坡上清扬的蔓草,河堤上那片野生的树,杏花烟雨,一直用那明快的色调描绘着故园的岁岁枯荣。

霏霏细雨绿春风。花开在早春的垄上,曦露昭昭,如一首清丽的童谣。是北国的风,生动了守候在岁末的冷雨,雪花蹁跹在门前稻草垛子上,一垛一垛的白,静立如禅,妥帖安稳。脱了谷的稻草绵绵软软,秸秆里仍留有夏天的味道,是贴近心间的暖。



走进村庄,岁月沧桑的表情印在村口那棵知冷暖的老槐树上,槐花五月开正浓。这一回槐树的腰身又粗了,搂也搂不住。密叶绿云下一团团白嘟嘟的槐花逗引着过路的蜂蝶,伏在花心里,馋嘴那槐花的甜。风动槐花香,滑过我的发际,飘落一地的白,一花一世界,与我呢哝起陈年往事、儿女情长……

如今的老家变了,变得沧桑而秀丽,穷乡僻壤里竖起幢幢高楼,娘家的老房子只留下残缺的土墙根儿。每次回去总喜欢在残垣断壁中随意地走走、看看、想想,抱抱我种下的那棵树,听听风敲叶子的声响,想想那年那月那些事儿……感动着朱自清《背影》中的父亲,喜欢史铁生《合欢树》里那段话:有一天那个孩子长大了,回想起童年的事,会想起那些晃动的树影,想起自己的妈妈。他会跑过去看那棵树……



长在庄稼地里的村庄,没有旧年月里的闹腾,可慢慢地回想,那些搁在岁月深处的往事,依然还散发着淡淡的芬芳。

小时候,雨天去上学,几个伙伴撑起一把油脂杏黄大伞,揣着母亲用一块蓝粗布缝制的书包,书包瘪瘪的,裹着语文、算术和一本作业,一支铅笔,还有一把削铅笔的旧镰刀头子。赤脚踩在滑滑软软的稀泥里,泥巴从脚丫缝里钻出来,像一条条顽皮跳跃的泥鳅,窜到脚背上,痒酥酥的凉,脚一抬,黄泥点蹦上了裤腿,青布裤子上便开出碎碎的泥花来,映衬着路边的野花。而今,那串深深浅浅的足迹,已被村村通平坦的水泥路覆没了,可我的记忆没有荒芜,依然长满一片葱茏的庄稼。

 

旧岁月里,鸡叫鸟鸣是庄户人家古老的晨钟暮鼓。

三百六十五个日子,芦花公鸡的鸣声就那么高调。当晨曦躲在黑夜里,还没映上的夜幕的时分,睡梦中就听见母亲摸着黑起床,发出瑟瑟穿衣穿鞋的声响,轻轻地拨动着木门闩,“吱呀”一声拉开了门,星月的光亮便一头扑进了门,母亲又轻轻地关上门,去了厨房,从门旮旯里摸出那根檀木弯扁担,挑起两只木水桶,走进暗淡的星夜里,去半里路远的那口吃水塘,“吱呀吱呀”地几个来回,挑满一天的吃水缸。然后坐在锅灶下,灶膛内红红的火光,映着了母亲清秀的脸庞,母亲青布碎花连襟褂子也有了温度,烧开一锅粥,袅袅的热气弥漫了整个屋子。



父亲起床更早些,来到牛房,解开木桩上的牛绳,牵着牛鼻子,扛着犁钯,佝偻着身子,有了年岁的老牛迈着慢吞吞的步子,来到田头,老牛和父亲一前一后,背着星光,趟进稻茬林立的烂水田,老牛“呼哧呼哧”拉着犁具。粗壮的四肢搅动着“哗啦哗啦”的水声,和着父亲举着牛鞭吆喝声划破夜的寂静,一圈一圈在大田里打着转儿,水田里翻起的泥阀子,泥土的味道漫漶在夜空里,等到太阳一竿高,父亲和老牛都疲惫得如坍塌的泥阀子了,卸下那笨重的犁钯。把牛放回河滩,老牛一边甩着尾巴驱赶着苍蝇,一边低头啃着青草。父亲也累了,坐在田埂上吃着母亲赶早送来的稀饭和面饼。这时,父亲心里盛满的是喜悦,因为起早犁田在生产队里又多挣了十分工。

生产队里的庄稼地是大人的。那些年,农村还没有实行土地承包责任制,几十户人家组成个生产队,春耕秋收,年底分来粮草,养家糊口。

 

夏天的河滩是孩子们的。散学归来,书包一丢,一头扑进河滩里,去放牲口,挖野菜。河滩上长满青草和野菜,累了,一屁股坐到地上,草地是干净的,连一张糖纸都见不到。去统管那一群牲口,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放牛是头等大事,那是因为生产队里的几头老牛是村里人的“功臣”,要靠它们犁田翻地。老牛庞大的身体、粗壮的四肢,尖尖的牛角怪渗人的,我生来胆小,只有远远地牵着牛绳子。最爱喧哗的是那一群大白鹅,伸着长长的脖子到处招惹是非,有时还欺负同伴,追赶主人。

老牛背过夕阳,回到村庄,围着一堆稻草,慢吞吞地咀嚼着黄昏。

乡村的夜晚,一片祥和安宁。上灯了,一盏洋油灯,灯光如豆,点亮了乡村的夜。



灯下,母亲端出一个针线簸箩,缝缝补补,干干亮亮的鞋底像一张张千层白面饼,几条长长的麻线随着针脚走动,在母亲灵巧的手中翻飞,待月上西窗,密密的花纹納在了鞋底上。

夜风拍打着花格子木窗上挡风的塑料袋,恣意的风挤进来门缝扑灭了油灯,只见爷爷坐在门槛上“呼噜呼噜”地抽着水烟斗还闪着火光。奶奶停下手中的纺线,擦亮火柴,点亮油灯。又坐在那把柳树靠椅上,双脚搭在瓦火盆沿上,右手画着圆圈摇着纺车,左手捻起一条松松蓬蓬的棉花条,纱线像蚕吐丝,从棉花条里抽出来,缠在纺陀上。多少年来,纺车“咿咿呀呀”唱着一首不老的歌,摇过长满青苔的民国,摇走了古老的春花秋月。

都说匆匆的是岁月。可清苦的日子过起来多像蜗牛的爬行,感觉童年那么长,长的就像这梅雨天。大人们期盼着种田,孩子们最巴望的是过大年。因为过年才能穿上一件母亲亲手缝制的新衣裳,或母亲灯下亲手做的花布鞋。



大年三十,红底金字的春联贴上了门,厨房里飘出咸鱼咸肉的香,喜庆的年味立马渲染了寡淡淡的时光,仿佛改了天换了地。除夕夜一家人吃上一顿丰盛的年夜饭,用老树根烧的火堆,满屋子烟雾在房子里打着转儿,一派年的气息。我们六个兄弟姐妹争吃着爆米花、烤红薯,幸福的味道也荡漾在年夜里。

吾心安处是故乡。所有的故事,都在村上的庄稼地里无尽地生长蔓延,故土是我梦的种子滋生的土壤。爱上一座村庄,是因为那里住着我心心念念的人——我的父老乡亲,以及一直住在我梦里的乡音乡情。

打马而过的时光,小桥流水的青石板,渐行渐远,那些年那些事,桩桩件件都尘封在岁月深处,飘落在清浅的时光里,一如这夏日匝匝密密的槐花,鲜亮温暖,每每念起,依然是悦目的绿,烫心的暖。









《同步悦读》理念:包容    慈悲    美好    温暖


长按下方二维码即可进入《同步悦读》公众号


         倡导全民阅读     打造书香中国


  《同步悦读》微刊是一个“倡导全民阅读,打造书香中国”的新媒体,系《西部散文选刊》(原创版)独家授权选稿基地,主要发布和推广精品美文,涵盖散文、诗歌、小说、随笔、杂谈、故事、传说、纪实、段子以及图说社会等。作品必须是微信公众平台原创,字数不限,长篇小说采取连载方式。稿件以word文档附件的方式发送到《同步悦读》专属邮箱tbyd2016@163.com,并附个人彩照(横幅)和作者简历。发表之日,《同步悦读》公众平台通知。

   声明:《同步悦读》发表的所有作品,皆由作者投稿和授权。报刊或网站转载,请与《同步悦读》微信公众平台联系。



《同步悦读》微刊全国招商热线:18155426188













Copyright © 广州门闩价格虚拟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