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山东】咱济南特有的歇后语,你知道几个?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0-06 07:55:31


过去,老济南话里曾有许多十分俏皮的歇后语。这些歇后语,往往是因地制宜,因时而作,包含了丰富的历史文化内容。现在听来,可能觉得有些土俗,甚至粗鄙,但却丰富多彩,有极强的表现力。


一、物产类

1、“北园的萝卜——半青。”意为讽刺某人是个二百五。当年北园的大萝卜体长近尺,从地里拔出来半青半白,露在外面的为青色,故曰半青。

2、“大明湖里剁刀子——切藕(怄)。”讽刺某人一味怄气。早年大明湖里荷花满塘盛产白莲藕。

3、“青州的核桃——满仁(人)。”一语双关,意为某处人已满座。早年青州不仅盛产大核桃,也是山东境内满族人居住最多的地区。

4、“杨树开花——无事忙(无食芒)。”讽刺某人没事找事瞎忙活。杨树初春之花,老济南人称为“无食芒”。

5、“吃地瓜拉红薯——穷腚。”讽刺某人贫嘴。济南人称屁股为“腚”。地瓜亦称“红薯”,整日吃地瓜而至不能消化,自然是“穷”到家了。或为当年“瓜菜代”时代之特征。


二、物象类

1、“白蜡杆子顶门——没杈(差)。”意为事情办对了,一点不差。过去木门闩济南人称为“门杈关”,用白蜡杆子顶门,自然是没“杈”了。

2、“麻袋厂失火——烧包。”讽刺某人自我膨胀头脑发热。麻袋,济南人称“麻包”。

3、“电线杆底下埋地雷——崩没根儿。”意为毫无根据地胡诌故事。电线杆子不是树,自然“没根儿”。

4、“二把刀砌墙-- 一抹二糊碴。”意为糊弄事。济南人称本事差的泥瓦匠为“二把刀”。

三、风习类

  1、“铁路警察——管不着这一段。”铁路警察各管一段,意为此事不归你管。

  2、“拉洋车的开会——狗乱局。”济南人称非正经事为“狗乱局”——类乎于狗打架。衙门里的官员人模狗样地开会情有可原,拉洋车的竟也煞有介事地开会,岂非狗乱局?这里含有歧视的意思。

3、“放下把棍子就打要饭的——翻脸不认人。”意为一阔脸就变。济南人称打狗棍为“把棍子”。要饭的叫花子常把它拿在手里防身。

4、“喝凉水拿筷子——照划照划。”意为虚应故事故作姿态。喝凉水自然无需拿筷子,亦有倒驴不倒架之意。

5、“光腚推磨—— 转着圈丢人。”济南人所说“光腚”是指一丝不挂。早年城里人多是自己生火做饭,买了粮食后也需上碾推磨。当年主鲁的韩复榘就曾借这句歇后语讽刺冯玉祥:“我看冯先生是光腚推磨——转着圈丢人。”

g=EN-US>


5、“光腚推磨—— 转着圈丢人。”济南人所说“光腚”是指一丝不挂。早年城里人多是自己生火做饭,买了粮食后也需上碾推磨。当年主鲁的韩复榘就曾借这句歇后语讽刺冯玉祥:“我看冯先生是光腚推磨——转着圈丢人。”


发表